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关于开始(外五首)


  导读:著名诗人顾偕诗歌作品选。
 
这是对古典的一种纪念
是所有尘世的树根
用热情的印象,走向
一切静止的中央
一种孤独的迷恋
这是最不恰当的步履
是生长在高处的谬误
徐徐落下的花环
生命总需要有种沉默中的追随
历史,总会有
一些陌生的选择
这是告别后的歌唱
荣光和仇恨
在不健全的种子里只有感到伤心
感到了颤动,才会找出
最后一种温柔的方式
 
这是你未来的作品
道路渐渐远离故乡
远离知觉和胜利的体验
身影会在
一个早晨脱落
通往光线的梦,会
陷人黑暗中的泉水
一种诞生,从此
将在藏匿的忧虑中说话
这是不需要回忆的回忆
季节在你面前失去激情
权力只剩下轮廓
怀抱只剩下思想
一种土地的说明
关于目光和学说
痛苦之树,已
绽开许多芳香的真理
你的双手在空间
将永远出现虚弱
在积雪中,你的力量不再会有
更多的要求
 
这是欲望的自由
一切事实在你旅行途中
将用墙代替你的爱和翅膀
眼泪会化作寓言
心会化作女人
明朗的树林,在你
无法归来的那刻
会展现更多高尚的名称
这是我们共同的变化
多年以后的没有回响
嘴唇仍在环顾生活
生活仍在抚慰冷漠和创伤
 
黑暗中丧失的性欲
并不因为肉体总在暗淡中,而
消磨倾听
这是极不容易屈服的象征
正像遥远也是种物质
尚未熄灭的花坛
相信还会有不少
灰尘找不到的降临
这是唯一可使我们发亮的可能
你不要在金色的橙子面前
独自端详得太久
谁都无法摆脱眺望
谁都会以相同的感情
相信寻找,相信
即使是躲在云层
也有属于自己的
丰满外形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
亲密的窥视
倘若死亡不过早地来制约我们
这还是融化后的呼吸,是
引起上帝注意的
一种清澈的混杂
你不会在开始有的开始中
再等待很久
一切确实并不安全
但,除了开始
什么是我们
生存的理由
什么是
人类幸福的时候
 
            1997年11月24日深夜
 
凡   胎
 
他透过漆黑的芬芳
倾听着流动的世界
一个长夜无眠的夏日
他沉浸在液体的摇篮
蒙而于掩盖着时间的悲伤中漂泊
生命的门外,也许
种满了清凉的树木
那些终日伫立的绿色
也许只有鸟才能体验到
它们成熟的苍茫
未来的爱人,免不了
总有泪水
总有享受不到的幸福
和留得住阅读的亲情
他透过所有黑夜的物质
极度痛苦地想到自己归来的身影
 
是时光倒流
让他在没落的历史里
看到了巍然在基因梦想中
自己一幅幅深邃的画面
空气辗过他守望的大路
一年中的家乡,完成了
权力和纪念
他把面颊贴在一些
亲历过的空虚上
疲劳地辨认着艺术,以及
花瓣凋落又再现的顽固等式
 
遗忘,使他眼睛异常湿润
遗忘的流畅,使他
再不需要置身矿石
去领悟任何缥缈的核,去
享受一种死后不安的高度
本质绵然而至
无数元素的气息
在通往真实的内部时
唤起了隐瞒在眼里的馨香
他在一个女人的体内
现在可以矫情地表达,一种
不受独裁推动的内容了
他端坐在远离了诱感的精神边缘
相遇到许多
从前的圣人
 
母亲是他一生展望的道德
母亲在外面,用
有限的智慧
无奈感知着,人类
碎裂在空间对峙的命运
他不知道自己应当属于谁
一阵闪电后,他由此
从辽远的无中
投入到两个陌生言说者
贮藏的亲近里
没什么能够拒绝
生命只有在对比中生存
他感到这样的意义,等于
在向很有节制的神
展示不幸
 
女人的宗教是温柔
他决定在出生后的不久
放弃对一切问题的威胁
他被没有善恶之分的养份
包围着,现在需要
静静地温习一下人生,和
一个即将降临的孩子
不该拥有的深刻
 
灵 魂 传 说
 
他们悄悄走过尘土
望也没望,那些
安居的屋顶
便开始朝永恒旅行了
心爱的脸庞和身影
一一留在了草地
他们把自己时光的故事
从容地送给了,还在
梦幻中想着什么的
眼睛
 
在一幅耸动着鲜花的油画里
一切生活失去了知觉
失去了可以继续品尝的秘密
他们穿过以往,从未
穿过的玻璃和石头
安然来到了
一处依然是贫穷的壮阔
他们会在诚实的睡眠中
相会起,于
无数黑暗过程中
散失的温柔
 
不再会有
关于最后的抗争和抚摩
思想的山峦
不再会有情人,在那
微笑地计算着痛苦的光亮
他们从幽冥中找回了
很少对任何人公开的
自然的财富
他们将允许与天使一起,分享
高贵的精神果浆
 
另一种命运里没有名流
没有钟声摇动的生命
存在多么安详
轻盈的手指
可以任意留住春天
留住没有期待重量的乐曲
他们在飞翔中,看到了
鸟儿的多情
在拥有悠悠空间的岁月
他们再也回忆不起离别的欲望
曾经选择过多少
短暂的赞美
 
巨大的沉寂在奔流
永恒,改变了所有的权力
在天地的行列
在更遥远的一个漫长黎明
通过凝视,他们
开始对一切理智的事物
说起什么
他们仿佛要把声音
化为一种景色
仿佛要使流放的人类
在孤独的灯火闪耀时,获得
不光是祝福的把握
 
他们悄悄走过尘土
他们相互拂去服饰
在永不归家的某个暴风雨夜
他们跟着一位
叫作神的人
随风而去
世界在来不及倾诉的瞬间
淹灭了,而他们
却感觉到了一种,从未
初现的诗意
当他们缓缓走了一圈
回来
又变做了我们
 
         1997年4月3日
 
 
乐  园 禁  果
 
那人在神的花园散步
新月的诱惑遍布他的周身
那人摸索地走近
哗哗的溪边,用手心
捧起想象的舞蹈
没谁愿意告诉他光明是什么
那人一生在黑暗的平原
孤独地移动着,自己
回味不出阳光的生活
 
黎明的雾气使他变得伤感
又一次变得不能接受,自己
最初方式的存在
那人终日用灵魂眺望疯狂的欲望
某一天,他站在草堆
隐约感到松弛的嘴里
有股火焰,有种
美丽的风暴
于接近自己理解秘密的同时
正在危险地形成
那人的心脏于是停止了跳动
当再次醒来,那人从
并不知是圈套的永恒的给予中
首先得到的,是只
通红而色情的苹果
 
一个被他记忆照耀过的女人
从那人漫长的珍藏中走出
突兀的裸体,依旧露着
久久发亮的妖艳
那人微笑地将一朵,并不懂得
是玫瑰的花,交给眼前
没有衣裳却不吃惊的女人
天使的翅膀,一下
自动展开
身后大树的触须
依恋地缠着两个创新人类
错过的问候
在他们逐渐,相互能
用肉体共饮彼此真正的甜蜜时
仿佛一直保持着某种语气的河流
悄然泛滥了,并且
由此铸定
美将带来曲折的结局
 
现在那人什么都看清了
在一种无法和解的速度中
他已没必要,再将自己
挽留在颇有倾向的
神的花园
有关流浪的梦,频繁地
在他不听忠告的血液里蔓延
那人唯一的遗憾是
与女人交往,为什么
使自己得到了伤口
和无限深人后消失的价值
从更远的印象中,为什么
还将得到神的要求,及
自己无法恢复的圣洁
那人一路默诵着
熄灭在遥远的激情,带上他
容易被疼痛充满回忆的女人
终于走出了
往年布满了谎言的花园
在另一个不再有盲者的黄昏
那人把预言和苦难,留给了
不要太多严重细节
更不需要悟性的蝴蝶
 
一切,都因从未有过的事实
而重新开始
打开神的灌木之门,那人
在沧丧了肉体的同时
学会了询问,和
转述所有灵性们悠久的不安
距离已然成立,从此
那人没有任何理由
能放心地度过
出现在罪恶中的文明
只有最初静止在理智中的
乐园禁果,会继续
提醒他,今天
仍将会有许多
不正确的正确
 
圣  者
 
不是总站在高处
就能增加力量
不是只有远行,日子
便会出现风暴
等待故事的眼睛便出现了剧情
他的歌声,在你
沉睡时产生重量
他的道路并不靠近生活
却一直在为生活的自由
艰难地提供春天,和
历史的翅膀
 
灵魂的化身是个单恋者
他的来临,曾经
使健康的群山不安
使温柔的夜空一下强烈
感受到尘埃
我们似乎从遥远的星河
才能体会出一种眼泪
世界的旅程,总是异常
异常地改变
直抵永恒的方向
 
几千年来我们仍在为麦粒服务
为同时会有的花园
宿命地吟唱着
战争和果实
而他,像个孩子
一直在用爱情哭泣
用天真的思辨
迎接
忧伤的时间,以及
石头般的黑暗到来
 
五月花香时
谁会明白
一个童话所跨越的阴谋
在高高的建筑中
望不见故乡的眺望
是否觉得,有时
幸福也是一种悲凉
他隔着我们忽然连自己,都
无法原谅的完整
再次用简单的哲学
抚爱起我们
不幸的呼吸
他把公正的幻景,和
没有疼痛的秩序
一一献给我们
所有被时代蒙蔽的情人
于是在阅读命运和期待时
渐渐不再有
希望的饥饿
 
没想到要震撼什么
当躯体永远回避我们
有关他思想的传说
如一股纯净的激流
日夜却在,以
一种音乐的高度
及孤独的光芒
洗刷着我们的道德
洗刷着时代衰竭的斑斓
人类无论如何不会相信
有人一生
竟在用脚印说话
用真实的生长与死亡
携众生于压力下
从容地
泅渡现实
 
他是一种内涵
是一个没有祖国和籍贯
能让任何人信任的
忍耐智慧的囚徒
他的内心,装着
永不倾倒的高原
他让许许多多人,不时
在安宁和挣扎的困扰中
开始放弃流浪和劳动
懂得用心灵,来
构思和平
用再不焦虑的血脉
品尝母亲的声音
和只有女人身上才有的
漫长的寂静
 
苦 难 颂
 
在你隐痛上行走
透过你,不能
继续拥抱的日子
我向你展开一颗疲乏的
永恒的果实
黑暗是块平凡的化石
我带你去看那些
笼罩在经验中的思索
看枯菱的肉体,怎样
于煎熬时
闪烁成星座
 
你会渐渐消失
如果,不是由我来承受
一个将被肢解的夜晚
你会在神经的刀刃上
倾斜,在信念的悬崖
再也开放不出
英雄的心脏
我是你遗忘的家
是一块你从未想过
会要选择的
飞翔的岩石
你对世界的诺言暂可终止
我们不妨一起,来
享受贫血的神圣
问一问散架的思想
能否于创伤里发芽
 
不必审视流水的美丽
当绿色衰退
年轻的大地在你手臂,化作
一种秋风和悲怆
我会同你一起告别单纯
在变幻的沉重中
另找一种主题
世纪的玫瑰
藏在虚无的深处
世纪的真诚,总有一些
残酷的回味
我的剧毒能给你带来想象
潮湿的羽毛已贴进我的预言
谁都避免不了
锤炼和回忆
 
现在你正走近
我这座艰难的宫殿
用你幸存的品质,去完成
高尚的表情
为你的敬仰舞蹈
我会以尘世不习惯的丰姿
为你痛苦的钟情
轻拂出
一种圣洁
我们的背景虽然不是颂歌
但因了你坚强的留恋
一切枯燥和不幸
已感动了未来
 
继续同我对话
让我封闭的眺望
在你离去之际,为你的经历
盛开出花来
人类的灵魂需要相互穿行
在没有身份的年代
你和我,需要
用颤栗的栖息
及玻璃一般透明的温柔
挽留住
自己的纪念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