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蓝天便是家乡
——欧飞诗文作品读后


  导读:欧飞的基本写作语境,无论是诗还是散文,其对情绪和文字的驾驭表达,应当都算是纯朴和平实的,她没有刻意或造做地强化那些回味中的眷念,没有在自己现有或仅有的理解层面,把一切客观原貌,都写成了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诗及某些高深莫测的思索性散文。


  新黄埔区作协成立将近四年,文学创作势头可谓成绩斐然,其中尤以女性作品,更为引人注目。这包括前些日由羊城晚报出版社推出的16岁少女作家张子兮的《河涸苇生》、即将又由长江传媒崇文书局隆重矩献的“五朵金花”香雪文丛,直至近期再由香港先锋诗歌协会出版社,为女诗人欧飞女土特意定制打造的两本诗文集!这几位女性作家以自身特有的情感载体,以从生活屑琐中提升的美好与浪漫,为一个新区文艺事业的繁荣和建设,凭藉一颗真诚之心,较好地为时代抒写出了一种人性与精神,并于一定程度也为一个区域以后的创作命题等,拓宽了一些视野。此种于多种层面较为丰富的人文认知自觉,且让生活的元素在女作家们的笔下更加绚丽多彩化,无疑让人感到欣慰和鼓舞。
  当我拿到欧飞女士两本颇为厚重的诗文打印稿时,我倏然想到了一句流行语:本来可以靠颜值吃饭的,却偏偏有人爱上了另一行。这位完全可以傲慢下自己容颜的女诗人,正像她的“欧飞”姓名一样,可能一生全然想到的便是志存高远的飞翔,想到是生命总要有一些辽阔的展现,而不仅仅只是满足于那种美丽韵味的单纯。虽然在我读罢欧飞女士的诗,总体感觉还属于那种清浅玲珑,但一股每每能将情思化作诗思的想法,却似微风徐来,让文字飞扬时总会映照出多少心灵的生活。“可以让我梦见宁静了吧”,“可以让我梦见海蓝了吧”,人生诉求当为有别于日常平凡的一种精神的注视,尽管每人的经历与识见不同,对周遭物事的认识和总结也深浅有异大相径庭,可只要有摆脱囿于平庸束缚的雄心,世界在自己眼前就能出现华彩,出现万物丰盈的意义来:
  能听到花落的声音
  就像飘在风中的凌乱词句
  哪怕零落成泥
  来年
  还是怒放出
  诗的生命
  ——《花间诗》
  这种一样可以有着视觉审美的心灵写照,不仅能为读者带来于平凡中开掘出诗意的共识,在对一种空间物象的提升上,可能也会在某些凄美的景象中,或多或少启发到我们的一些心智。因为在任何诗的观照立场,从来作者的考虑均不会只是为了闪现灵感,所有的情怀与气度,都将会有一种美学张力,而这张力,便是内容中的思想。在欧飞其他一些作品诸如《当我老了》、《花开了》、《海天一色》、以及《柴蹦的家柴蹦的牧场》和《香雪梦》里,由见闻和感悟构成的诗之肌理,也许贯穿的深度还不够饱满,但作者心有大气,自是呈现的才情亦颇为不俗,即便没在把握的尺度上,化合出较高的哲理意味,诗情却已在随和亲近中完全做到了,且个别还写出不少敏感中的意义。
  至于欧飞的散文,想来也不乏有些独到之处。这些颇似葡萄牙作家佩索阿段落似文体的人生感悟,虽然在我们这位女作家这里的向往与抵达上,未曾较高地凸显出思想资源的巧思及厚度,未能在铺陈的细微观察下,有一种智慧的叙述,但作者基本上还是做到了风行水上自然成文,做到了作品能够逾越庸常世俗,于努力掘进中盎然出一种艺术的品相。如《最喜春天那抹绿》、《八月桂花香桂林》、《我们的青春不毕业》、《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等等。
  欧飞的基本写作语境,无论是诗还是散文,其对情绪和文字的驾驭表达,应当都算是纯朴和平实的,她没有刻意或造做地强化那些回味中的眷念,没有在自己现有或仅有的理解层面,把一切客观原貌,都写成了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诗及某些高深莫测的思索性散文。欧飞的作品就是一种主观导入的率真,它也不是什么华丽的心灵鸡汤,它的价值珍贵之处,就在一种寂寞倾诉的坚持,不求美轮美奂,也不问作文的策略,但得于真诚的延展中,用心抚慰世界和自己。当然,美文天下固然好,有思考无阻、批判性融入的丰厚经典诗和散文更是好,但这其间山重水复的距离甚远,所有发展的逻辑,又能以怎样的标准去把握,更或如何从荒芜中走向有序,想来一样也不是任何的文学工作者,都能定然做到的。
  那就让凯撒的归凯撒。
  鸥飞就归属于蓝天为伴的自己吧,哪怕回望白云,游心寂寞,但站得高看得见青山苍翠,不也是一种回应自然的能力吗!
  愿鸥飞一如鲁迅那样“不悔少作”,在更上层楼时,继续徜徉在自己纯真湛蓝的空间,辽阔无比地去舒展开那种不存太多过滤的真实境界。
  是为序,更为祝贺。
  
  2019.1.7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