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青春高地的多姿多彩
——张子兮《河涸苇生》作品集读后


  导读:近日,一部来自一位16岁陌生女孩的《河涸苇生》作品集骤然窜入我的微信,首先让我强烈预感到这又是一个天才的传说,是我们这个大为开放的时代,小美女们都会灿烂登场的一种可爱的阴谋。

  青春的高地是辽阔而无限的。它血脉贲张,可以让探索的脚步在此纵横驰骋,可以有无尽的浪漫,让你昂扬起所有憧憬的亮色,也更可以让思想在此驻足,于自由中平正从容地在某一高处,摆开丰富精神的筵席。青春的高地既属于勇往直前,同样也属于焦虑、诱惑、属于一切纯真的献祭,一样还会属于那种奋不顾身的理想深渊。它会有幸福的失误,有神圣的偏差,有快乐不能抵达的永恒,更有诸多神秘颠覆着的世界。
  青春高地可以有洞箫舞者,可以有满地碎片静穆中的平衡,更不妨时刻都会有的灵魂飞扬、朝气升腾。近日,一部来自一位16岁陌生女孩的《河涸苇生》作品集骤然窜入我的微信,首先让我强烈预感到这又是一个天才的传说,是我们这个大为开放的时代,小美女们都会灿烂登场的一种可爱的阴谋。我的惶恐还来自对这种美丽成长的不安:它是在一种青春高地意外闪动着心灵与内心,它真情抒发了一种始终在少年视角中跳跃着的生存冷暖,它用自己刚开始相融在人生的认识张力,仿佛一下也明白了这样或那样的许多。包括生命内部激荡的真相,包括敞开真情见证到的摧毁与死亡。“河涸苇生”是怎样的一种自觉意识,这里面有涌动着多种生命奥秘的挣扎,有任重道远的那种生命力量绝不自我丧失的前行,同样于人类情怀的一些细微末节处,可能还充满了不该在此年纪,所能拥有的一种较为深刻的成功尝试!
  为此我很想说早慧的人儿有福了。你的人生立足于精彩,立足于魅力缤纷的自我呈献,你拒绝了保守和时代许多难以逾越的病诟,你以自己不算天真的成长与壮大,连贯地享用了自己的发挥和进取,使之能让真实发光,让突破获得了胜利的意味;你就是自己的核心,让未来徐徐而来,让时光的意义,同样也悄悄离去。从这些类似“思想文体”的近乎诗化的散文中,我同样骤然看到了一名青葱少年更富才情的品位高尚之处,看到了她所不能满足的诸多“时代命题”的意义,一样也看到了这位小才女在不少趣味中的反思,以及需要与不需要之间瞬时展现的一些颇富个性自我的美学境界!
  自古英雄出少年,花季本身就意味着趋近丰满与成熟。但我宁愿这些张子兮的作品都不是她自己写的,我们不必都去拔苗助长,在包容这位优秀的文学后进时,仍不妨多想想如她这般花样年华,便有这么可贵的单纯的丰富性,有一位细心的“裁梦者”于“平淡的渴求”中,努力看到的自己的“思绪远行”。即便她的所爱均有可能是种“落花之美”,是在灰暗里闪光的“村子里的星星海”,但她今日毕竟是在青春高地屹立,“莽原”尚远,黑暗未知,眺望随时也会“唤醒提示”一位“捕萤”者的前路,相信这位小美女作家绝无可能来日会在浮泛中,将自己的作品一蹴而就,她的追求和改变一定会更广阔,带着现代意识的穿透力,想必自是也会使她走出一切青春“迷阵”,让更多读者领受到她在独特的思想高地,更不一般的精神情怀。
  衷心祝愿未曾在青春高地迷失的《河涸苇生》完满问世。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