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文学还是那么美丽
——由钟矿荣《五十年的沉浮》说开去


  导读:文学是美丽的,它或许确有一种让人终身难以割舍的精神风采。但书写能力毕竟也是有所讲究的,甚至真正的写作其实也是艰难的。
 
        一位农民不热衷于农事,长年却把大量精力和关注点,投放在一种几乎无望的写作上,甚或天长地久到了物我两忘的痴迷境地,如此执着地仿佛在用生命践行着自己的毕生追求,这样的精神不单可贵,不单以孤独为伴值得钦佩,同样于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其创作的志向与热情,更是需要我们去表彰和弘扬的。
        这部洋洋洒洒正反打印的将近50万字的稿子,虽不具备一部作品常见的主体意识,必要的故事结构以及相应连贯的人物命运等;虽谈不上什么事物演进的精彩结局,乃至社会矛盾的处理和锐利的思想,但处处却可见作者不受文法规约的言说的勇气,通篇都弥漫了一位心路历程者对时代的个人体验, 对希望不懈而强烈的叩问。“五十年的沉浮”, 本身就是一部未竟的 “人生之书”。类似感慨并非属于文化人的独专,任何人哪怕是草根阶层均有表达一种演绎历史的权利。何况现实世界已是那么宽容,因此对于一位孜孜以求的命运探索者,相信社会都会摒弃苛刻的眼光,一起去予以较大的支持与鼓励。
        此稿大致写的是些发生在作者身边的所见所闻,包括一些视野而外的世界的变迁之类。内容虽有点繁复和冗长,倒也能从作者像是要一泻殆尽的叙述冲动中,看到书中不少颇为传奇的兴衰情变、因缘际会、市井生活的风物教化及其社会变革的历史风貌等。作者想以自身经历与其他社会风情糅合在一起,想把一种充满生命沉浮的场景呈现给读者。此种试图以大写意和全景式的笔法来充分展示生命世界的人文关怀,若不是技巧和知识的匮乏,不是写作要求上诸多障碍的阻隔,不是常识不能摆脱的遵循,其实其愿望是非常宏大而美好的。问题是作为一部真正的文学作品,它不光是要以优秀而出色的心灵及灵魂来滋养人类的心智,它还需要以更多内心世界的光明展示,去不偏激或极端地审视历史和镜鉴现实。好的文学作品,无一例外地都会呈现出不少善良与爱心的深度交流,都会在一种丰满且完整的象征形象上,颇有层次地体现出作者所要意蕴的价值。而取决于深刻与否的文学作品,何尝又不是以人生磨难的锤炼及悟性的超然而成就其伟大!因此,除了写什么、怎么写、为什么一定要写这个首要前提须要考虑清楚,从落笔和入手的层面上讲,必要的顾忌和略需懂得的写作与文学的要素,仍应当是要具体或是简单掌握一些的,不然思维的路径便会杂芜,理性便会出现盲区,没有底线和节制的一味铺陈,则更会变得诸事缠绕及感觉牵强。换言之:对于故事,要学会筛选和精细过滤;对于目标和意境,不能因为好奇就无一遗漏地去无限放大或平铺直叙;对于文本的整体安排,就更不可有装置的混乱及其逻辑的缺失了。
        文学是美丽的,它或许确有一种让人终身难以割舍的精神风采。但书写能力毕竟也是有所讲究的,甚至真正的写作其实也是艰难的。据说钟矿荣先生已年近六十,在梦想中一直这样默默跋涉,终日不与肉食者而谋之,却愿以平常心一直朝理想进军,内心世界有如此深埋的绚丽欲望与激情,我想即便不光华四射,也已有了许多意义所在了。
 
              2012.5. 18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