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一名艺术隐士的梦想
——画家束勇创作新路印象


  导读:诗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顾偕艺术评论选。
  这里所说的隐士,并非是远避世俗终日冥想修炼的那种。艺术世界的隐遁者,往往属于致力于新路径探寻的梦想家:他们常年默然跋涉在美学历程,一直在对一种心灵世界的语言表达孜孜以求;他们与孤独为伴,于内心渴望中间常研习一些题材的本质,日夜磨砺着对众多构图印象的分辨和判断能力;他们的艺术激情必须包含一种态度, 而所有的图像意义,不单在素材直指中要具有一种原创艺术的张力, 还需在色彩冲击下,更应体现出一种道德评判水准。也因此,大凡来自类似“隐士”的横空出世的优秀美术作品,多半已是一种绘画中的音乐和舞蹈,是一种诗意的暗喻,也更是那种折射着无数精神修炼之果的能量通路了。
  画家束勇于一定程度上,便是这类弃绝了不少尘想,始终在自己情感空间心神集中探求着一种表现的尝试者。
  从《浮世绘》系列,到《形而上学》《舵手》 《物是人非》《唯物主义》《新图腾: 流氓兔》以及《后起之“秀”》等等系列,我们有幸看到的这位“艺术隐士”,不仅没在放弃世俗依恋的追求“隐修”中,去做什么真正的遁世修士,在他诸多静观内心的另一种内心渴望上,恰恰还让我们饶有兴趣地领略到许多源自他洞察与体悟的平衡画面,读到了他不少格调独特且隐含着矛盾魅力的思考的出神与变形。这些走出了写实观念的《不翼而飞》 《状态》《徙我后》 《另眼相看) 等系列作品,在驱逐物象的局部特写上,既结合了早年西方波普文化夸张及反讽的品性,也与众多极简构图的循环与变化中,以看似个人化表现的元素,强烈反映着画家作为一种形式和效果引导者的信仰与立场;甚至在线条和色彩绝非简单的感召下, 画家还以他那具有一定魅力的艺术逻辑,使人们从一些无知幻象的挣脱中,看到了神圣的可能性。
  康定斯基说过“艺术之城便是神话之城”,而所有神话,无不又来自想象和梦想,随之便是对这艺术梦想不懈的“朝拜”。
  束勇一直在想着什么“朝拜”着什么。他的创作欲望是炽烈的,时常又是相当平静的。生命的智性,仿佛一直在诱导他看清和认识自我,因此他的艺术梦想,这些年来似乎已不再满足于一此纯粹的绚丽表达,而是颇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地要对某个时代社会与政治提出质疑了,且在参与“当下”的描绘中,凭借理性的解构,述说出自己的智慧符号和心灵的寄托。
  应当说在现实世界中,艺术是最不限于什么束缚的。然而超越规律不单需要非凡之勇气,恐怕在任何创新层面上,必须具有一种更富价值生命力的理想表达。画家束勇早年的那些人像、静物、风景写生以及小幅国画和综合材料“旧作”,显然在了无新意中,无法承担艺术所要诉求的一种更高境界的延伸,但这并不妨碍一位画家继续去实验和实践他一直在心中强烈追寻的“梦想”。也许正是这样一种终不放弃的活力,一往无悔地推动着他。年届天命之年,束勇这位“艺术隐士”便终于在挣扎与苦闷后,在内在知性意味愈浓时,开始能用娴熟的表现力,尽情来凸显一种或许已属于智者的灵感了。因此,在他今天《徙我后》和《另眼相看》这类似乎美感成分不多的作品中,往常的传统作法,于意识变异时已显现不出重要了,一种当代艺术在现实中多样性的深刻转述与渗透,无疑已为他现在的作品图式,注入了开阔视野的肌理,同样也在新的象征层次上,为我们带来了更多颇能焕发精神景象的另类呼吸。
  诚然,真要做好一名 “艺术隐士”,真要在思维方式上特立独行地形成个人绘画风格,自是需要较高的艺术修为和人文情操的。因为从今以后“隐士”的“梦想”,隐士所苦心经营构造的世界,必定是要积淀一定的文化品质的。 其作品气息,大概除了时常让人感到有一种探索和精致的交融, 或许还更应有一种观念与风格的永不失衡。画家束勇这位远别“主流"的艺术隐士,运用他多年的感悟和追寻,运用他较为深厚的知识面和天赋,在自己关注点的空间,是否凭借技巧与画风,在他所有主题的展现时,真正做到了一种意识敏锐的 “综合”,做到了不断克服固有形式、甚而做到了先锋和前卫所不能为的更富激情的抽象指涉?只要这个世界还有画布和颜料在,相信我们大家都愿为之拭目以待。

              2011.3. 20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