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思想理当属于诗的灵魂


  导读:作为一名诗人,无论是在修辞上的策略,还是他透过哪种现象去领悟和发现本质,必须首先在构筑作品时,就把思想和灵魂装进去。

  有些人只属于黑暗,属于月光。

  ——隐逸东君

  在诗坛沉寂了将近二十余年后,也不算什么归来者,从去年下半年秋季开始,我陆续以极大的兴趣,巡视和考察了下全国民间的诗歌平台。应当说我的收获总体是欣喜的。自由和繁荣确实是有些了,整体情势甚至还很壮阔,但在我不止一次的心驰神往之中,一切深刻的意味,似乎仍未形成高地。无谓的实验性还是太多,躁动甚而泛滥的虚无情怀,渗透着知性不足的痴迷,以仿佛丰富的繁杂陈述,依然在今天少有灵魂对话的晦暗展开时,毫无内省意识地在大行其道。有的并且已动用了无耻的激情,来过于张扬和渲泄一种原始而倒退的本能的力量。

  想来这也不该是什么潮流或诗歌今后所要发展的方向。平淡俱多而没有智慧气质的抒写,相信于诗性的意义上去讲,直白总不该就是艺术综合元素的呈现,无聊絮语就可充当思想的体悟。纵览我所能看到的一些洋洋大观甚少精神维度却仍然亦叫的“诗篇”,我们委实需要警惕那些规避了问题却沉湎于什么想象灵动的所谓“优秀”的作品,长期以往,这样的“抒情因子”或溃烂的意象多了,很有可能为诗坛就会带来的没有认识的灾难,尤其让心灵世界逐渐荡然无存,使之苍白的镜像,又将成为文学极难前进的一种时代无用的标识。

  当然,哲学家诗人虽然一直于这时代和世界鲜见,理性的曙光纵然也很艰难地在我们的内心景象普照着大地,但这样一种始终保持着微观灵魂的探寻者还是有,少永远不等于真理无人去敢揭示。春风中依旧需要自然的叩问,感性的维度除了品质的炽热与强劲,同样还需更多的期待使思想于相遇梦想的空间多番翱翔,需要一种忧患意识所能演化出的诗歌感召力,来由此产生更强烈的灵魂韵致!

  不能总说“一切未曾开始就已谢幕”(隐逸东君),也更不可“为了不说谎,我从不说真话”(隐逸东君)。对于碎片的洞悉,一样也不可能会有太多张力的价值。通透和灵性,历来是有一定的严肃主题指涉的。如果我们仅仅只热衷于一些经验的激情,只会满足于在个别语言器具中,大放自己狭隘的光彩,仿佛简单的“小我”也可这样独步天下,那么这样一种“温软”倾向”不停的展示,如此缺乏精神根脉的反复咏叹,抑或仅只把困惑当作情绪来延伸的种种“奇崛”语词荒谬的结合,又怎会让我们每每难得一次的阅读幽深刻骨?甚至在冷静地审视这样的作品时,再有一种光芒或珍贵的认同!

  为此,思想理当属于诗的灵魂。作为一名诗人,无论是在修辞上的策略,还是他透过哪种现象去领悟和发现本质,必须首先在构筑作品时,就把思想和灵魂装进去。我们关切世界生存的艰难或悲壮,我们直逼生活的微妙境遇和往往逻辑互悖的情绪,当我们用一种诗的形式来想诉说某种孤独中的崇高,倘若无法以思想有力的表述,来更生动地证明这些,是否到了所有的“精微”仅剩一副空架,一切诗歌深层次的伟大力度,单靠一些“乱相”的提炼,这样也能将诗歌健康的生命,很好的印证?!

  2020.6.16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