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喷 薄(思想抒情长诗)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新作快递。

 
 
徘徊在黑喑中的颤动
如同翻滚在空旷深渊
沉重的气流
我仿佛一直在诞生的中央
茫然地等待着黎明
 
 
光跌落在我宁静的思绪中
又汹涌起了地底高涨的波浪
我感到迷乱的耸立,正将
盛开一种里程的暖流
完整的幻觉开始触抚起了我
秘密从呼吸中表示出了存在
泉水喧哗着感慨的激情
以无限清澈的堆叠
同样像是也要将我
犹在攀爬的山崖,迅速
于一切窒闷的缝隙推出
 
 
这是不分昼夜的一种丰富的膨胀
没有阳光的缤纷
始终也能急遽地散发着
寂静中所有正待超越的厚重
过去一千年灵魂在培育中
已忘了肉体的再生
春天或许只是一些肥沃的记忆
遗忘可能会使疲惫的道路
都记不起今日再能有
怎样的喘息
和如何的延伸
 
 
现在你于万物覆盖之下
必须以挣脱的沸腾
向遥远的大地
用自己期待的光彩去展翅了
如果世界的爱,曾经
是从埋葬开始
那么花朵在尘埃里
穿过种子长眠的芳香
肯定已将无数斑斓
飘荡在了
能够预见希望的头顶
 
 
重复的仰望依然在升高
裂变而加速的顽强的颤抖
依然不惧危机地在闪现
迸射的丰满
这里早已没有了风的荒凉
却有着日夜都在
奔跑着死亡的故事
有着不在乎淹没的沉着
和渴望意义的所有艰巨的面临
你的惶惑,其实依旧
没在交替的束缚中减退
宛如漫长的隐蔽
但还一直
仍在躁动着突破的震荡
 
 
你是巍峨在没有方向的地底
黑暗的舞者
事物是未来的面具
现在你根本想象不出
本质又会充斥多少
无法躲避的
虚妄的凝聚
那些天空的鸟儿还没飞累吗
翱翔的景色,又该真正
属于谁的盛装
你曾经汇聚了太多
为历史破土而出的悲哀
莫非今后还有更纯净的璀璨
再有机会仍强烈地
诱导和主宰你
永远想映现惊奇的命运
 
 
现在你在失眠中终于看清了
自己所有遥远的海岸
大陆架下并不陈腐的水流
以清澈的穿越,也在
时刻欢迎着一些
深䆳本真的到来
你准备了一千年的闪电
今日会用怎样的爱情
剖开大地的脊背
让连续的解放似旋风一样
腾跃而出
让即使是匆匆过客
也能以自己湿润的问候
滋生出更多
意识的自由
 
 
当热流之柱洒满
失去了信仰的土地
当你散发着明亮的热情
瞬间灌溉了
世界一切枯萎的肌肤
我感到苍天,确实也一直
在等待着这样一种
思想本质的快乐
时间或许也因为突然拥有了
某些升华的活力
而不得不以呼啸的繁华
由此也表示出
它想凸显的壮丽
 
 
为此,让岁月在灰烬里
再一次站起来吧
历史在成为空壳之后
所有消耗的愉悦,必定
还会以生命仍需荡漾的
漫长的抒情
折射出人类许多
交织着创造的泪来
你的能量同样需要
重新继续在隧道中寻找
寻找稀释的血液
寻找在运行中下滑的真诚
寻找就快看不见的
神圣的晶体
让失去的舌头
再可能说出
不止一次的真理
 
 
前方从来不是注定的一切光明
吞噬在汇合破败的规律
盲目依旧在拍打着,我们
仍未学会如何沉思的浪潮
胜利的距离通常只会
以影子来展现
并不知是错误的云霄
幻影络绎不绝
如果你此时还满意于
在教条中循环的滔滔不绝
那么所有在静止中
眷恋着神秘的面纱
又怎能由
毫无约束的火焰
揭开
 
十一
 
让光速把我忘了吧
一生很快就会于命运中穿过
期待需要沐浴怎样的坚持
才能非常明确地
看到梦想的重量
我渴望绝对的改变
那将是如何一种
过去与未来崭新的绞结
死亡见证了多少伟大的伤痛
何以又要以光芒创伤
隐约的流动
反复再说成是,这便叫
生存与毁灭
紧密相连的平衡
 
十二
 
但我,还是想触摸
那些没有经验过的世界
我的身体在种子时
就饥渴地感觉到了
游荡世界的需要
我相信那是还未完全被空气
过滤掉的灵魂
对一些遗憾的报偿
同样我无法阻拦的到来
其实也是对自然
一种永久的致敬
 
    2020.6.20傍晚于广州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