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凄美源于纯真
——读刘迪生组诗《弹吉它的女孩》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诗歌评论选。
      读罢刘迪生的一组诗,欣慰之情油然而生。作者不过二十出头,这般年纪竟有哀婉和炽热的语境,磨炼下去,想必日后定然亦会成器的。
    相思之苦,男女频送鱼雁,已为千古使然。这类诗,唐诗宋词里有,现代新诗里更不乏见。以《思念》为题,若想发抒出一种别致、一种异常而有共鸣的结局,没一点切肤的体验,大抵是很难做到“新颖”地步的。因此,以我来看,《思念》这首小诗题材虽一般,性情之叙虽一般,然煞尾两句,平铺之中却似有超拔。“彼岸飞翔着/一只海鸥”,既是对“尘烟如梦”的一种无奈中积极的企盼,亦由此勾勒出人生的相聚相散,并不能使真正的情愫在“轻轻挥手”之后止于泯灭。而那彼岸飞翔着的一只海鸥,则正是向往中的美好,仍在另一高空中自由盘旋的一种例证。
        源于同一母题,同样《再别我的愛人》亦写得如泣如诉。短短七行,折射出了一咏三叹的效果,朗朗之情亲切尤见,很快让人联想到一些流行乐的歌词。其中,烘托之句“飘泊是一首诗/一片挟着风雨的真”,细想回味,倒还真能使不少人,从中感受出各自曾有的艰辛故事来。
    《弹吉它的女孩》痛苦而不消极,美艳而不晦涩。明快当中,如深涧溪水潺溽徐流;仿佛高空流云之下,若有命运之不测,只要热情不散,“梦的羽翼“,照样能“于迟钝的音节/有时会敏锐的摇晃”。这种充满了信念的情爱,从节奏宣泄上,颇叫人想起早年普希金写过的那些诗。亦因为纯真的含量较浓,乍然读去,于现时不免蓦然有种隔世之感。
        四首诗中《母亲》一题,着实写出了些许动感的人性。诗里用“海边”、“一盏灯”、“白杨”这些意象,较为概括地弘扬了母性的博大、清澈以及宽厚的韧性,且于深沉之中通过母亲那“微笑的沧桑”,反衬出了人生的内省,所以读来颇为沉重,亦因此看出作者在经历上略为成熟的一面。
        新诗虽无定法,但相应的规则还是需要具备的。刘迪生的这组诗应当说在不自觉中,已然做到了这一点。尽管表现的题材和手法,均还普通,还没深入到“先锋”、深刻之类的层次,可作者毕竟凭藉稍已更事的纯真,换得了基本的诗美,且于凄清廻荡之间,能将胸臆的个中理想以一种无邪的展望,清新跃然纸上。不过,作者若有机会多读一些书,多增加点阅读面,勤于思考又肯钻研这方面的技艺,思路也许就会开阔多了。
     凄美源于纯真。愿刘迪生在今后的创作中,多一些忧患意识,同时不失热爱世界的纯静之心,那样的话作品将会更有力度。
 
                            1997.3.6于从化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