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蒋德明
穿越心灵深处的狼(组诗) 


  导读:蒋德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星星》《绿风》《诗歌月刊》《山花》《鸭绿江》《中华文学》《散文选刊》《海外文摘》等近百家报刊发过作品。有诗歌作品被《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散文诗年选》等32个重要选本选入。已出版文集六部。获第三届贵州乌江文学奖、连续两届贵州诗歌节尹珍杯优秀创作奖、《关雎爱情诗》2015年度十大实力诗人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2018年《中华文学》年度奖(诗歌)一等奖。诗歌作品有英、日等语种推介国外。
 

狼藉
 
把休眠在字典里的汉字
一一叫醒,成群结队站在风里
我不相信你听不出
茫茫苍凉夜色中   一只狼的孤鸣
 
有人站在冬天的旷野
亵渎了我的心声
他的声音在抵达城市的路上
被列车轮子碾碎了
 
现在,就让我修补
被他人破相的面孔
只有在月光下走乱的脚印保留
以白雪的花瓣依然飘落
 
为让你听着我来自内心呼喊
我就在这样的夜里
穿越随处伏击我的枪声
还有,你犹豫不决地设局
 
在雪白血红的旷野里
我的肉体注定交给别人的胃部
我的灵魂放在风里等你来取
如果你懂,你就择善而从
不该说两手空空路过
 
在砚墨磨明月亮的夜晚
你想一个人无处行走的时候
那些狂奔的文字
就是一只狼奔向你的心情


狼迹

从一个伤口
抵达另一个伤口
却被他人注册
狼心狗肺

金戈铁马的故事还在流传
而我们却走在没有栖身的路上
回头望去  我们熟悉的森林被伐倒  
长出高楼的灯红酒绿

不说消声灭迹的悲惨
只说雾霭与沙尘暴
在掩护我们逃离
还是对贪婪的提醒

昨夜误入一个新的开发区
有一标语:要留住风水  要留住乡愁
就有一农民工兄弟夜里做梦
将狼的嚎叫
归于乡音


狼狈

曾经有鬼哭的地方
会允许狼嚎的
是谁用画皮的笔  画龙点睛
公开的部分与不公开的部分
将招标的游戏克隆成光碟

曾经  在那个有狼走过的冲地
父亲说:他与一个朋友夜行
曾望见一只狼对满月嚎叫
那种苍凉没人能懂
是一种孤独的释放

曾经  齐秦公示自己的读懂
他的北方狼死在我向往的路上
今夜  我在屋顶仰首望月
蓦然发现  心中的鬼
原形毕露

一只从内心走出的狼
仰首中天之月
无助地嚎叫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要让我们披着羊皮
才能生存


狼嚎

在这个世上
请分我一根骨头
狗吗
狗也自身难保

那些丢下的骨头
一一成了诱饵
与广告一样大张旗鼓地病变

人与人彼此不能相信
何况狼与人不能同路
用树叶掩羞的最初
心花绽放
阳光无尘

狗是可以与人同路的
但是  在冬至那天
我在远处为狗落泪
在别人的神龛上
所有的祭品
都在菩萨的眼里

菩萨  我真的不想对饱满的月光嚎叫
我想把所有饥饿的声音
与人面与桃花
放在春风里
微笑着
放纵


狼惑

河里   青山的影子已经旧了
河水浑浊了月光
用水洗脸的人  越洗  脸越脏
我们饮水的面目还是原相

风中有羊被燃烤的味道
我们穿越味道与人走得近些
同在这个世上  人吃羊
天经地义  狼吃羊天诛地灭

自己养大的羊自己亲口吃下
我们学不会人吃羊的本事
从这点看  狼心不如人心
人性不如狼性

众生念佛   为什么不少人
怕听木鱼敲打的声音
萤火照亮的一方净地
也有人梦中画了皮  才敢出入

是的  我是聊斋里逃走的狼
一生都在逃避  要我灭亡的眼睛
把一只只羊看成了狼
灭我的人走在灭迹的路上
简介
蒋德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星星》《绿风》《诗歌月刊》《山花》《鸭绿江》《福建文学》《中华文学》《散文选刊》《海外文摘》等近百家报刊发过作品。有诗歌作品被《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散文诗年选》等32个重要选本选入。已出版文集六部。获第三届贵州乌江文学奖,连续两届贵州诗歌节尹珍杯优秀创作奖,《关雎爱情诗》2015年度十大实力诗人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2018年《中华文学》年度奖(诗歌)一等奖。诗歌作品有英、日等语种推介国外。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