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蒋德明
阳光收不回的树荫(组诗)


  导读:诗人蒋德明作品选。

  立夏
 
花鸟隐退 
在目光的极限
我知道语言都是多余的
谁站在谁的影子里
抚摸对方的名字
又一次回望
我站在风的入口
不只是为了等待
 
你问我要 昨天
鸟飞过的影子
要我走过的足痕
要脚印里写下的字句
要昨天的情节
要我昨天的模样
 
站在风的入口
我的目光四处游移
花事已旧的岁月
在风中散碎
一瓣一瓣的残香
谁说只是一季的芬芳
 
你说,今日立夏
瘦身的春天与瘦身的人影同行
我不说,而因一夜的温柔
失眠了一生 
 
 
  在这个季节 
 
在这个季节
我与你不谈诗
诗歌总与感情关联
总与  上世今生断壁残垣
 
把文字看淡
看成素色的梨花
看成不经风吹的落红
看成风从透明的阳光里穿过
看云从水上流过
而水远去
云却留了下来
 
在这个季节
所有的花都着色了
我离色彩太远
躺在高高的山上
躺在一半青黄的杂草丛里
吹风看云
偶有鸟语投石问路
偶有一些人的影子飘在风里
 
就说一些与我们不相干的事吧
我们可以一生平平淡淡
但不能空闲每一个今天
 
昨天  疫情感染者已超三百万
你仍然问我  一个千年的话题
说有些情感犹如人的影子
要背着地老天荒
 
想想   想想你我
从学习写诗开始走近
又因分行文字产生距离
从陌生到熟悉
再从熟悉走向陌生
 
想想    你我相互欠着一个拥抱
你说    拥抱有着很多含义
我说    你想要什么含义都可
你笑    我也笑
这个季节  我们还是在谈感情 
 
 
  你懂
 
我早已不打坐了
但我时常闭目养神
听说头顶三尺有神灵观察人的言行
一阵风过,一阵雨来
满地落红让谁心痛
我问他人,自己却用泪滴回应
用泪沾花的人
时常回避扑蝶的笑声
用白素写诗的妹妹
只有你懂:我的心在月光冰冷中
不是莲花,是孤独炼炉里的丹 
 
 
  萨克斯 回家 
 
影子倒下压碎的月光
让我想起与你的那夜
萤火虫撕裂夜色
你可看见我的伤口
你捂住脸不让我看你哭
但是,指间滑落的泪光
你无法捂住
 
各自都准备了一箱子的面具
是不让在初见的路口
认出彼此的流连忘返
巷口的风柔情用尽
该落的花还是落了
 
春红不在的季节
你不知怎么着装出门
把一个背景当成景区
于是,一个人的脚印里
有另一个人的脚印
 
脚印没了你该如何
脚印没了也没关系
就沿着往事回去
到初见的地方去
也许,你早我回到那里 
 
 
  裸
 
剥去那层布衣
我便是一朵
开放在阳光里的花了
阳光,你读懂了花的心事了吗
 
转过身来好吗
不要用背对着我
我喜欢与你面对面
喜欢阳光抚摸过的部分
 
喜欢花的绚烂一目了然
喜欢心的绽放顺其自然
喜欢不掩不藏的透亮
喜欢原汁原味的色泽
 
你喜欢的我都懂
为什么要在无人的时刻
你才敢叫我转过身来
我才能做回最初的自己
 
为什么我不再从容
你不再坦然
面对循循善诱的潜伏
我的肉身已习惯了循规蹈矩
 
在花开花落的光阴里
我仅存的残香给你
之后  你还是戴上面具
我还是穿上布衣
 
让一双双荆棘的眼睛
把阳光刺出泪滴 
 
 
  白衣
 
那不是我洗白的衣服
是时光洗白的衣服
 
那上面有花落临别时的唇印
我不喜欢让人看见任何伤痕
就是风中那缕残香也请风带走
 
那件洗白的衬衣,本来也要丢的
只是那布衣纤维里有我不散的魂魄
 
我可以把你留下的任何痕迹清洗
我可不能为一个人丢魂落魄 
 
 
  阳光收不回的树荫 
 
把花小心翼翼的收起
是你聪明还是我笨
 
其实  风吹破梦的时候
我就数清了落花
只是  我不敢睁开眼睛面对
 
不敢将一个苍老的名字
让一朵鲜花失色
不敢在你的胸口
刻下我的名字
我不忍用刺心的泪水
换你心的血
 
就当我是你在河边口渴时
掬一捧水饮进了肚里的月光
最终放弃我的人 是我自己
与你不相干
 
春天走了我就不看花了
你走后我也关上门窗
窗帘上阳光灿烂
灿烂成你在阳光下的笑脸
我就画一朵向日葵
让你面目全非
 
时日久了  我在人去楼空的屋里
不知门扉何方  走来走去
这才明白  是在寻已丢失的呢喃
拉开窗帘  落花就在窗外让风吹拂成
背景
 
阳光收不回的树荫
在墙上斑驳成誓言
在天上   我等你成落雁
在河边   我守你为沉鱼
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散文选刊》《山花》《鸭绿江》《福建文学》《中华文学》《诗刊》《星星》《绿风》《海外文摘》等近百家报刊发过作品。已出版文集六部。获第三届贵州乌江文学奖,连续两届贵州诗歌节尹珍杯优秀创作奖,《散文选刊》《海外文摘》签约作家。长篇报告文学《刺梨帝国第一人》获改革开放四十年全国征文特等奖。2015年度十大实力诗人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2018年《中华文学》年度奖(诗歌)一等奖。诗歌作品有英、日等语种推介国外。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