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何鹰
写在北方山野间(组诗)


  导读:著名作家、编辑何鹰新作快递。

 
兴安岭马鹿
 
马的身子
鹿的角
牛的踢子
却比牛善跑
因此它收获了
“四不像”的绰号
正因为它丢失了单一
生长成什么都不是
竟因此珍稀了自己
被选进公园
来赚取门票
 
 
东北虎啸
 
一声长啸
封住了百鸟的歌喉
惊得群兽仓惶奔逃
它并非有意威吓谁
纯属抒发饱食后的无聊
看来
没有对手
未必不是一种烦恼
 
 
草原野羊
 
遇到强敌
当即就瘫痪了
本来就稀缺的勇气
它的懦弱
反倒勾起了
对手的食欲
当它的喉管
被咬断的瞬间
才忽然感到愧对自己头上
老祖宗传下的那对坚硬
因为它们
并不缺失杀伤力
 
 
捕食的鹰
 
神不知鬼不觉
诡秘出云端
把自己俯冲成
一支离弦的箭
双眼射出的锐利
预定了下面草地上
一顿正在奔突的早餐
 
 
受伤的狼
 
狼的自尊不允许
在强悍面前败走
所以才硬撑成
鲜血迸流
它不想收纳
鄙视和怜悯
便躲在僻静的一隅
用舌头舔着皮开肉绽
一下又一下
把疼痛
舔成复仇

 
奇峰
 
从古塔尖
垂挂下一道流泉
滴绿的松枝
颤动着婉转
这座突起的锦绣
为了多彩自己的妖娆
便扯来几条七彩的祥云
缠在自己的腰间
松姿
塔影
鸟唱
溪弹
结构成一山奇幻
沿着鬼斧神工
开凿出来的盘旋
人们纷纷攀登而来
一到这里便不由自主地
朦胧了天堂和人间的界限

 
急流
 
从险峻
跃下一条翻卷
发疯地撞击着
两岸对它的设限
拼命地扭打着
所有的阻拦
遇到一块块顽石
不懂避让的站位
便不计后果地猛扑上去
撞出一声声
暴怒的呐喊
一座又一座
如削的崖壁
终于把这条
不会迂回的直奔
硬是给撞弯
把汹涌的桀骜不驯
打磨成心平气和
服服帖帖地
去托举一片片
洁白的帆
简介
何鹰,84岁。退休的老编辑,1987年获中国作家协会授予的荣誉编辑称号。华诗会的会员,《青年诗人》名誉社长,《中外诗人》终身名誉社长。作者创作出版的中、长篇小说有《女儿血》《情洒义和团》(国外出版)等二十余部,诗集两部,创作拍摄了《小镇来的俏妞》等三部电视剧。2019年伊始,作者又重新拿起了搁置30多年的诗歌创作之笔,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就有近六百首诗被国内外几十家诗刊所发表。并六次在全国性的诗歌大赛中获奖。其创作业绩,被选入《中国当代杰出文艺家大辞典》一书中。并被授予“中国当代文艺家百杰” 称号。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