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何鹰
当年我们都挺羞涩
——组诗《忆六十多年前的恋情》之二


  导读:著名作家、编辑何鹰(何贵成)新作一组忆青葱岁月。

 
爱情长走

马路这个公共场地
常被众多恋人用来
互相交流情感
因为当年的长街
少有车辚马喧
“轧马路”这个词汇
曾经
是许多青年男女
耳熟能详的语言
我和心上人也同样
遵循这个司空见惯
通过“道听途说”
互拨着每一声心颤
于是
周边的多条街路
便被我们
忘记疲惫的迈动
全丈量完


亲密接触

公园的长椅
一到节假日
全被爱情占满
费时许久
才找到一处空闲
但我与她相坐的位置
中间却留有一条
脱离接触的空间
偶有飞虫光临
便故意夸张地轰赶
互相借此发生碰撞
是双方共享的
短暂“通电”
 

约会借口

为了约她见面
我曾进行多次预演
首先要设计好见面说辞
不伤自尊也没破绽
因为她的专业
与电有关
我便让台灯失灵
请她前来修缮
她带着工具来“出诊”
经过反复查验
并不说破这是“人为破坏”
很快使灯的光明再现
此后我心中所有角落
不再拥有一处黑暗

借歌传情

那时两颗心交流
常借音符来承担
这种取代方式
倒也十分浪漫
双方坐在一起
低声让歌词
为心声代言
《莫斯科郊外的晩上》
《小路》
《敖包相会》
《芦笙恋歌》
常成为情侣们的首选
无论是“进口”节奏
还是“国产”旋律
都能把心与心的距离
越唱越短
简介
何鹰,84岁。退休的老编辑,1987年获中国作家协会授予的荣誉编辑称号。华诗会的会员,《青年诗人》名誉社长,《中外诗人》终身名誉社长。作者创作出版的中、长篇小说有《女儿血》《情洒义和团》(国外出版)等二十余部,诗集两部,创作拍摄了《小镇来的俏妞》等三部电视剧。2019年伊始,作者又重新拿起了搁置30多年的诗歌创作之笔,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就有近六百首诗被国内外几十家诗刊所发表。并六次在全国性的诗歌大赛中获奖。其创作业绩,被选入《中国当代杰出文艺家大辞典》一书中。并被授予“中国当代文艺家百杰” 称号。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