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何鹰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长诗)
——为庆祝建党百年而作


  导读:著名作家、编辑、《青年诗人》名誉社长,《中外诗人》终身名誉社长何鹰为庆祝建党百年而作。


历史的风云
诡谲多变
竟使我中华古国
五千年的辉耀
在百年前遭遇
光焰暗淡
满清王朝的
麻花长辫
拴牢了落后、愚昧
和闭关锁国的门拴
鸦片战争的大炮
轰瘫了
封建王朝的主权
花翎顶带下的马蹄袖
和双膝一起触地
向西洋海盗割地赔款
于是
侵略者与封建王朝
粘贴成一条双头蛇
贪得无厌地
狂吸着中国的血管
属于不同国籍的牛皮鞋
践踏着
一个文明古国的尊严
被大烟枪武装起来的官绅
吞吐着亿万平民的血汗
万马齐喑
乌云低暗
地下奔腾着火
地上呼喊着怨
我地灵人杰的神州
代代精英辈出
万里锦绣
从来不稀缺好汉
面对哀鸿遍野
炊烟残断
岂能容忍让一头睡狮
被宰割得肢残骨散
于是
一群先知先觉
一声唤
集合了
一群英才
齐发力
涌动喷爆了中华大地
反帝反封建的火山
惊醒了
亿万奋起
明亮了无数
探索的双眼
于是
十几位超群
登上了南湖的红船
帷幄运筹着
古老中华的地覆天翻
从小小船舱播撒出去的
星星之火
开始燎原
工运
农运
学运的
三股大潮
摇撼着腐朽的政权
激起了蒋家流氓匪首
丧失人性的凶残
于是
举起的屠刀
无情的枪口‘
对准手无寸铁
杀戮成遍地血染
烈士们的碧血
彤红成无声的遗言
没有武装的革命
败得是多么悲惨
哪里有压迫
哪里就有反抗
共产主义
是革命者的魂胆
共产党人
岂能被刀枪吓颤
于是
南昌起义的枪声
与秋收起义的红旗
互相呼应成中国革命
崭新的一篇
中国共产党人
拥有了第一支
自己的武装
两个伟人
在井岗山的握手
摄进了历史的画卷
两只大手握紧的
是中国的未来
不渝的信念
战友的深情
还握紧一句千古不变
枪杆子里出政权
八角帽上的红星
照亮了八百里井岗山
反动武装岂能坐看
革命的火种
燃起遍地烽烟
于是便发重兵
进犯英雄的井岗山
岂图把中国人民第一支武装
扼死在摇篮
绝地反击的红军
却发挥出超人的勇敢
歼如蚁群匪
一仗打出一首
光辉的诗篇
 
雾满尤岗
千嶂暗
齐声唤
前头捉住了张辉瓒
 
工农红军出手
迫群敌做鸟兽散
匪军恼羞成怒
调兵几十万
打响了五次围剿战
我军运用“十六字令”
穿插
运动
回旋
粉碎围剿
钻出铁桶合围圈
出于民族大义
西去
北上
奔赴抗日第一线
众匪前堵后追
企图把革命火种
扑灭而后安
我寡敌众
面临着
功亏一溃的危险
在这
生死存亡的节点
中国共产党的精英
做出了
改变中国命运的挑选
遵义会议
托举出了
冲破乘风破浪的
伟大领航员
指挥若定
甩掉追兵几十万
以震惊世界的宏大气魄
跋涉出长征二万五千里的
青史无前
把革命火种
一直保护到延安
于是
那座巍巍耸立的宝塔
成为爱国志士们
奔赴
和向往的指南
平型关一战
令整个世界眼睛的圆周
增大了一圈
没想到小米加步枪
竟战胜了
坦克
大炮
毒气弹
我英雄的八路军
硬是用刺刀
地雷
和土机床生产的子弹
终结了日冦
蛇呑象的梦幻
敌人在战场得不到的
便异想天开
想通过对解放区的封锁
来实现
蒋介石与东条英机
配合默契
联起手围困抗日军民
禁止运进一尺布
一粒米
一片药
一粒盐
企图扼断
革命的生命线
共产党人的大智慧
从来都具有
开天辟地的
独创与应变
一场生产自救运动
动员起军民千千万万
于是‘
三五九旅背着枪和锄头
去开恳南泥湾
朱老总种菜
周副主席纺线
毛主席穿着带补钉的军装
抽着廉价的纸烟
在窑洞昏暗钓油灯下
对着地图移动
指点
帷幄运筹着御敌大策
以非凡的定力
指挥着史无前例的
抗日持久战
亿万军民
用自力更生的
小米

和盐
养壮了革命
变身为一把锋利
无情地插进
敌人的腹间
一只
《到敌人后方去》的的壮歌
在敌占区唱遍
无数配戴着“八路军”
和“新四军”臂章的勇士
钻到敌人的肚子
扒铁路
袭军警
炸炮楼
端据点
打响了规模空前的
地道战
地雷战
运动战
游击战
为世界战争史
补进了生气勃勃
致胜经典
打出了
民兵二百万
雄狮百万
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终于呑没了
侵略者的破船
用一条条胜利的绞索
吊起了侵略战争的罪犯
中国人民庆祝
抗日战争胜利的锣鼓
却躁动了白宫的椭圆
山姆大叔叼着的古巴雪茄
吐出一团团不安
美国绝不允许
让共产主义的的鲜红
涂满中国的幅员
于是
便把蒋介石的脖颈
套进美国制造的项圈
并喂以
足夠的美元
美国生产线流出的枪炮
用来撕裂中国人民的血肉
企图把抗日战争胜利的果子
由蒋氏家族摘取、吞咽
中国共产党人
决不会让“四.一二”的屠刀
再被革命者的鲜血涂染
决不允许从日冦铁蹄下
刚刚获得自由的人民
被迫接受一个美国定购的
特务横行的白色政权
于是
随着蒋介石撕毁和平协议
打响入侵解放区的第一枪
人民解放军不得不再次
用人民战争的法宝
打响规模空前的反击战
亿万群众用无数辆架子车
推着弹药、煎饼和军鞋
推着革命
推着必胜的信念
一直到把蒋家小朝廷推翻
举着“八,一”战旗的雄师
用“敌人给我们造”的枪炮
打出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江山
当五星红旗插遍我万里锦绣
亿万民众拍掉身上的硝烟
开始在饱经苦难的百废待兴
建设新中国的家园
但是美国主子被蒋氏奴才
实实在在地坑了爹
在中国大陆输的很惨
六十亿美元打了水漂
不捞回赌本岂能心甘
于是决定打一把朝鲜牌
企图再把侵略战火点燃
拖住新中国的手脚
把兴国强军之路阻断
于是便用一声呼哨
召来十九条不同国籍的牧羊犬
窜到与中国相邻的朝鲜半岛
点起了罪恶的战火硝烟
中国自然知道
项庄为什么舞剑
深切晓得
什么叫唇亡齿寒
倒逼得
还处在“少年版”的中国
不得不把自己的双手分开
一只手拿起猎枪打豺狼
一只手为建设家园工地搬砖
把一曲“雄纠纠,气昂昂”的战歌
唱过了鸭绿江畔
迫使一路北进的坦克履带
按了暂停键
于是
邱少云和黄继光让敌人懂得
什么叫无畏和勇敢
想征服中国人
难于上青天
上甘岺的岩石
被炸成的三尺粉末
让敌人知道
什么是坚韧和顽强
什么叫拖不垮炸不烂
拖垮的倒是豹狼们的斗志
是本国人民的
义愤和一腔怨
为什么把自家子弟
抛尸异国
美国利益
怎么会在万里外的朝鲜
反战呼声让侵略者
血压升高斗志阳痿
不得不把一个烫手山芋
抛在了三八线以南
弯下自己脊梁和无奈
用派克笔
不情愿地
签了认输的悲叹
而今
我雄踞东方的大中华
已不是仁川登陆时的
少年版
经历七十多年
风雨的历练
已茁壮成一个
顶天立地的壮汉
经历四十多年
改革开放的打磨
已是长缨在手
只待缚新老狼犬
莫把一本老皇历捧不撒手
这已不是
靠炮舰吓人的一八四零
休想再索去
白花花的庚子赔款
既然我们少年时
能守住上甘岭
就不会让异国螃蟹
爪染我们南沙礁盘
少打涉港涉疆涉藏牌
自家户籍内的事
外盗无权管
无论你那条
鳄鱼裤腰带上拴着的
是四眼五眼联盟
还是北约的亚洲版
岂能吓倒我们的顶天立地
轰炸南联盟我使馆的丑行
已是一去永不复返
我们知道用怎样的刀法
将护住台湾钓鱼岛的长臂断腕
既然我们能在建党百年时
喝出“中国不吃这一套”的豪言
就有足夠的钢和钙
支撑我们
响当当直溜溜的腰杆
我们知道对手
对中国的崛起与强大
总是睁圆着一双
妒红的眼
时而抹黑
时而甩锅
时而污陷
时而打压华为
时而卡脖芯片
是因为患了恐追症
已临界精神崩溃的上限
只要听见
背后的风吹草动
就以为中国
已把自已超赶
我们不能因为你怕追
就按动减速键
我们奋斗的目标
并不是为了追赶谁
是为了
倾力打造
人类命运共同体
而不是自己独家优先
我们中国共产党人
拥有的是广阔的胸襟
和造福全人类的信念
千年不改



简介
何鹰,84岁。退休的老编辑,1987年获中国作家协会授予的荣誉编辑称号。华诗会的会员,《青年诗人》名誉社长,《中外诗人》终身名誉社长。作者创作出版的中、长篇小说有《女儿血》《情洒义和团》(国外出版)等二十余部,诗集两部,创作拍摄了《小镇来的俏妞》等三部电视剧。2019年伊始,作者又重新拿起了搁置30多年的诗歌创作之笔,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就有近六百首诗被国内外几十家诗刊所发表。并六次在全国性的诗歌大赛中获奖。其创作业绩,被选入《中国当代杰出文艺家大辞典》一书中。并被授予“中国当代文艺家百杰” 称号。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