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何鹰
赞歌唱给祖国听(长诗)
——为新中国成立七十二周年而作


  导读:著名作家、编辑、《青年诗人》名誉社长何鹰诗歌新作。


用镰刀和锤头
交叉成的飘动
把世界东方的湛蓝
渲染成漫天染红
我神州大地又迎来了
建国七十二周年的喜庆
节日盛开的焰火
点燃了十四亿激动
声声锣鼓敲沸了
一个民族的豪情
一曲曲雄浑
抒发着再进军的强音
每一个迈动的舞步
都是无比自信的踏动
回首七十二年
一路的走来
我们穿过多少雨雪霜冻
拨散层层云霾
冲破阵阵罡风
是四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历练
终于把共和国打造成
顶天立地的高耸
我们的身后
留下的是步步峥嵘
仰首前面
依然是波诡云谲
暗流汹涌
西方霸主面对中国的
强势崛起
连觉都睡不安定
总把自己的梦定格在
八国联军如何践踏北京
把回忆录翻阅到百年前
梳着长辫子的腐朽
一只手擎着中国地图
任侵略者切割
一只手拎着国库的钱袋子
任西方强盗掏空
没想到今日的东方巨龙
吼出一声“不”
把百年前的旧梦惊醒
矗立在面前的
竟是一座无法撼动
霸主大人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为了抢夺石油
到处点火于中东
落得两腿陷入了
拔不出来的泥坑
几十年的光阴
竟被中国
利用成为战略机遇期
为自己不断加钢、淬火
铸造成今天的
不可战胜
西方的领军角色
终于刮目
看到了中国的真容
西方往昔的认知
被彻底颠覆
作为一个中国公民
我感到无比骄傲、自豪
无上的光荣
因为我们七十二年的转变
的确是天翻地覆
换了人间
大踏步地实现着
在南湖红船上
设计的憧憬
我们伟大的祖国
一向把人民的利益
看得比泰山还重
纵观
上下几千年
再看
地球村的东西南北中
有谁能像我的祖国
干净彻底地
实现了脱贫梦
如今
我们十四亿只饭碗
没有一个盛着的是
难以裹腹的稀薄
没有一张饭桌
缺失了丰盛
这一史无前例的壮举
怎能不引起
全世界的震惊
为了让人们都拥有
最佳的生存环境
我们不知砍伐了多少
喷云吐雾的烟囱
接着又栽种了
难以计数的
摇着绿叶的氧吧
让每个人气管吸入的
全是清新
大漠沙进人退的历史
已经交换了场地
绿吞黄
抹成主流的风景
我们关闭了
一个又一个
排污的倾吐
兴建了
一座座污水处理厂
让每只杯子里装满的
全是纯净的透明
我们驱散了
头顶上的阴霾
净化了大地上
所有的流动
让我们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家园
拥有的全是
旖旎与葱茏
我们无比欣慰地看到
伟大祖国今天的强盛
曾经落后挨打
丧权辱国的历史
让我们痛定思痛
使我们强烈地意识到
若想腰杆直
拳头必须硬
经过七十二年的
辛勤铸剑的工程
使我们今天的大中华
终于拥有了“东风”家族
牢牢地守护着
十四亿大家庭的幸福与安宁
这令人畏惧的镇国利器
让我们拥有了
大国的尊严
与不容忽视的发声
让核讹诈的阴谋
永远不能得逞
我们拥有“20系列”
堪称空中
最强劲的钢铁雄鹰
翱翔成
无法窥探的隐形
守护着我们透明的界碑
不容任何异国的黑蝙蝠
钻进来触碰
把一张庞大的保护网
罩在祖国的头顶
尤其是我们
以“下饺子”的规模
服役的新一代舰船和潜艇
跟我们海上堡垒联手
打造成万里海疆
恶鲨逾越不过的
移动长城
我们的火眼金睛北斗
日夜都值守在
用居高临下的站位
一刻不停地摄录着
所有的风起云涌
正因为我们强大的中华巨人
有了这些杀手锏
我们的课堂才响彻着
琅琅的书声
才让年轻的母亲推着
童车里的甜梦
才多彩了
商场闪烁的霓虹灯
让蛛网般的建筑架
如雨后春笋般地攀升
保证了我们无数条流水线
一刻不停地
辘辘传动
才使我们
港口的大吊车
日夜装卸着
一带一路的友情

面迎欢庆建国的节日
我庄严地
举起我的诗句
向戍守着坚盾利矛
枕戈戴旦的三军将士
致敬
有了你们的张网以待
搭箭弯弓
才使我国宝贵的
战略机遇期
不被硝烟炮火叫停
在世界
多点起火的间隙
被我们利用来
打造自己的坚挺
看我们建造的
港珠澳跨海大桥
横跨成世界之最
堪称闪烁在造桥史上
永不消失的钢铁长虹
而我们大显身手在南沙的
巨型吹沙造岛神器
引起了全世界的震惊
“无中生有”出
一座座岛屿
出水成一艘艘
永远不沉的航母
警惕地监控着
游窜过来的钢鳖铁鲸
和它们
居心叵测的“自由航行”
再仰首
看我们神舟上的宇航员
正翩翩地遨游在
茫茫的太空
一一地盘点着
身边的皎月和群星
再俯首
看我们的“蛟龙”
已下潜到大洋最深处
探访着
隐藏了亿万年的
神秘水晶宫
回到陆地
首先横亘在人们眼前的
是声名显赫的青藏铁路
在海拔最高处
恣意地穿山越岭
而一列列
驰遍大江南北
高铁的纵横
正以中国速度
贴地飞行
从南水北调
到西电东送
从西气东输
到第二个三峡级
水电站的落成
谁不望尘莫及
这一项项逆天工程
就连美国本土
令西方伙伴束手无策的断桥
还得请我们中国的
“基建狂魔”
跨洋过海
前去帮助接通
这就是
中国气魄
这就是
十四亿不可战胜
就连肆虐全球的
新冠毒妖
都被我们关进了魔瓶
并且还将
瘫痪了的世界经济
一举拉动
试问
还有什么邪恶的螳臂
能阻挡我中华巨人
强势飞腾
无论是技术封锁
还是打贸易战
无论是用病毒溯源
来抹黑掣肘
还是唆使
反华小丑乱蹦
亦无论是
在东海南海兴妖
还是操控
一小撮台独分子
绝命前的折腾
到头来
只会碰壁成
头破血流
充分暴露出
其日益走衰的原形
铩羽闪退阿富汗
就是活生生的佐证
而我们则有
足够的
制度自信
在第二个一百年
实现我们强国强军的
中国梦
实现中华民族的
伟大复兴
简介
何鹰,84岁。退休老编辑,1987年获中国作家协会授予的荣誉编辑称号。国际诗歌研究会会员,华诗会会员(美国),伊比利亚诗社成员(西班牙),《青年诗人》名誉社长,《中外诗人》终身名誉社长。创作出版中、长篇小说有《女儿血》《情洒义和团》(国外出版)等二十余部,诗集两部,创作拍摄了《小镇来的俏妞》等三部电视剧。2019年始重新拿起搁置30多年的诗歌创作之笔,两年多来有近六百首诗被国内外几十家诗刊所发表,并六次在全国性的诗歌大赛中获奖。其创作业绩被选入《中国当代杰出文艺家大辞典》一书中。并被授予“中国当代文艺家百杰” 称号。诗作《鹰猎》《江边树挂》《大草原之夏》被选入《2020世界华人诗歌精选》一书中。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