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原野牧夫
半扇城门(组诗)


  导读:原野牧夫,21世纪汉诗复兴•新汉诗运动倡导发起人、重要代表诗人,独创二十四行新汉诗诗体,人称“牧夫体”。
入城

是风从天边吹来,吹不醒亘古千年
悄悄打开的半扇城门
那一座
又一座城廓,城墙无比坚实
昨晚都是坍塌的

你说城门会在哪里朝我打开
哪里都不是我的归处
我策马绕城而过。闪过夕阳
蹄边
扬起漫天风尘。迷失荒漠的眼睛
在远处擦干泪水
但不见城门里的灯火。芨芨草在盛开高原红

我就像是漠上八月的风
只不过是风雪交加时的过客。偶尔回眸
所有的边关都是城门洞开
灯火阑珊。你
看不到我披着铠甲勇士的英姿
举过头顶的月光
映照着我杀气腾腾的脸

那时我多半是夜半酣战。呐喊拼杀的突围
声音总是嘶哑的
就让你想起千里孤烟。而我双眼紧闭
最后梦见
必定是你无法打开的城门


慈城

那些灯光注定是要从这里消逝
就像你慈爱的眼神,目光从前不是这样
离得我刚刚睡醒的脸
总是那么远,却又十分亲近
就在梦醒时闪逃的

那一刻,我
从深夜把睡眠的眼睛,把半扇城门打开
你就从那里走失,而我沿着大街小巷
那睡眼惺忪的街灯,不明不灭朝我望着
示意我爬上那栋二十四层
痴呆高楼。你瑟瑟发抖的身影
就藏在那里

那个黎明的秘密我也悄悄掩泪藏下
但我藏不住
风把半行泪无由地吹跑。下楼时
我扶着墙就跟搀扶着你僝弱的身子
每走一步,哪怕是曾经跌倒的一小步
都会想起你
那一瓣慈悲的心。走在这半座城

终于快要睡醒的街口,我似乎看见
一朵睡莲
在观世音主宰的世界,缓缓盛开
而你
早已慈航远渡。不再转身


梵城

一步一磕首。并不为朝圣
只想黎明前抵达
我遥不可及的拉萨河,我的柔弱抵不过
高原上的风
就想跪下来水中捧起高原蓝

趁泪水眼角未干
我想洗去这尘世覆盖在脸上的霜土
再把眼里沉积千年的砂洗出来
你知道我的凡心未灭。那一年转世
经筒以天下最美公主的声音转动
那是我遭受空劫的三声啼哭
落地时,莲花正在太液池边缓慢盛开

不远处碧波清音,梵乐浩荡
几时雪花从西天飘坠
大唐荣耀归来的东土高僧端坐在那里
俯瞰天地人间,我自己的烟火
绝不会说熄就熄。木鱼声声
多少页历史残卷在昨晚翻开
那是你的金戈铁马。鼓角震天

而我只想把戎装卸下。夜间睁开双眼
盈不下半行尘土泪
但你手执青莲,看我点燃佛灯
只为藏土上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你的拉萨王宫,我的高原


蜃城

追不上我的驼铃。荒漠
扶起那一阵风
到底来自哪里,哪里才是丝绸目的地
你向众多的远旅途中的穿越者描述
阳关古道上有多少西风瘦马

我的诗句不是你想要的美酒
夜光杯举在手里
你从那堆篝火上跳过去,你的舞姿万千
必定迷人
那个陪伴舞蹈的女子,样子多么娇弱可爱
却在你的马头琴悠远的曲子里走失
风在抖动你昨天的悲伤

从茫茫无边的尽头,是谁朝你打开壮阔美景
就像是在驼背上打开我的诗篇
爱情止步在这里。有多少风是迷醉的
断弦的夜里,没有一处孤独是站立身子
你终于看清楚
我许多奇异的绝句都是跌跌撞撞。千年文字
断不是蝼蚁出穴,是我训练有素的兵丁

最后抵达你的王朝,你屈下身子
执剑让我端坐在圣殿之上
但我知道梦也该醒了。醒来时
我的驼铃声声,不在荒漠
而是你风中的海市蜃楼。那座荒城


魔城

最先是你魔幻的声音飘下来
花瓣一样
落在我身体的某个地方,果真

就听不到声音了。世界静寂下来

我从那孤寂的角落,从半扇小窗
把这座方城打开
那城门多半是无法朝你打开的
你只是听到自己碎落的声音
在空荡的城池回旋
像一场远古战争浩荡,队伍整齐
所有的文字都穿上我的铠甲

那些呐喊的声音嘶哑,人类是
无法真正听得见的
你我双唇禁闭
就像这魔幻世间的街道,纵横穿行
但看不到十字路口
也寻不见
半条朝深处的小巷。不见人家

走在空荡荡的世界。空气喧嚣
也是一点点,一点一点
全部凝结在睫内,你带泪儿的长睫上
有许多的声音的碎片,一如花瓣
从上空,落满我的雪中铠甲


醉城

醉人的是
那一缕酒香,从百年酒窖
开启后的酒坛缓缓飘出来。像宋代曲子
沁入梦中未醒的人鼻底
作词的狂语者必定醉态万千,举杯问月

我是这座天上宫阙的过客。似醉非醉
匆匆举杯时想你必不在这里
而后只用自己半双醉眼看世界
像是混沌未开
偏你一只脚刚刚忽然踏在门槛
看满堂朋座,喝彩的人多半总是清醒的
未必不在你面前逢场作戏

这世道入夜天就黑了。黑灯
但不会瞎火。那一盏盏
迷人的街灯,像久饮不醉的女子
纤指一曲
你断不会停杯。杯杯入口
齿间,留香
让你舌尖上左右逢源。醉成一种生活常态

你说过,这世上纵有千金
难买一醉。那
一醉
何时能解众人千愁。断水抽刀之时
也就醉了千古,梦在人非


幻城

光的来临总是要比我的爱
缓下几步
我无法追上迷失孤独幻觉的美
从陌生世界扺达你的边关
守护流放千年的城池

许多墙都是在兴奋时剥落下来外衣
过往日子五彩斑斓
装点着我们打开在未来的门洞
走出来一队队黑压压的,无比整齐的穿戴
里面是谁的精神力量
像历史旋转的镜子
从黑夜尽头,朝我不停地晃动

而我只记得城门都一直关闭。没有城门
这个世界也像是没有窗
哪怕半扇小小的,像你我的眼睛
都是一种奢侈
我们生下来就靠双眼
改变成长的记忆和许多幻想。城门外
梦是奔跑的孩子

繁华城内的人们生活总是无比精致
但他们都向往城外的阳光和荒野空气
就跟你我
总是会在头顶,从一个个陌生边关
望着那高高城头悬挂多年的月亮


残城

那半条护城河绕着墙。荒弃千年的残破记忆
是我历经沧桑中国的影子
从大唐荣耀的琴瑟和鸣中穿越
朝天阙都是携带汉王朝肮脏的液态曲子
带着病毒历史的罪过流下城门

秦代瓦当上残留的鲜红液体隐现
总是比西楚霸王的颈血更浓稠
染过悲怆的剑刃上
不停滴落在墙根。我是唯一的目击者
但我看不到虞姬的雪白绫绸
在寒风中飘摆
像一根根发丝。连同乌骓马的骨架在尘土中

鸣咽不腐。我只是个过客路经这里
你面带笑容
匆匆朝我上下打量,像是突然发掘出一堆汉字
让多少块漫浸毒汁的竹简镌刻下来
藏在我露出端倪的身体里。一行又一行
历史都在宫廷自由走动,伴随着天子威仪
但你看不到早朝的殿堂

卑鄙的人总是献媚天下权贵。居高临下
阳光最先在鼓瑟齐鸣时落下帷幕
让他们两眼昏黑,泪在眼底是断不能流的
只有缓缓汇集在城门外
那条暗自说流就流尽千古的护城河


睡城

这座城市该睡着了。留下一些
细微风声
划在夹过烟蒂的指间,是让我双手颤动
拧紧在一根根发丝的残梦里
喧嚣的气息奄奄

我知道暗处灯光的角落。有一些眼睛
是始终睁开的
它们忍不住打开一个个隐秘的世界
有许多的真相从未打开
路过墙边的人都看不到自己
那堵墙
总是高过你的影子

从远处看过来。我的面容是清晰的
风从来不吹
我的脸在睡眠状态。打开窗门
而雪白的阳光开始映照
这个灿烂的日子必定是在我的残梦落下
被你双脚踏碎
我听见墙头有多少吹落的花飞着

你怀疑自己的城市,也怀疑过我
在睡眠的时间梦见过的地方始终空着
像是一个宇宙的空心人
守在你枕边
无法停止夜间心跳


出城

一打开城门,未来世界总是
人影绰绰
我瘦瘦的身子在风口站着
拥挤的伤口逐渐清晰,模拟着
灯光在背后逃离

再多滚烫的言语在舌间都是多余的
我干燥的唇角挤满了城楼上的风
雨在上空
注定看不到半片白云。半座城门
在哗哗坠地
扶稳过你身子的手早晚松开,抓不住
满地斑驳的光影

我的命中留不住你的王朝。繁华落尽
陌生眼睛守住瞳孔
打开在那里,空空的城
是你我亲手营建多年
来不及屯集粮草,远征队伍早就开拔
不再留恋
三更做饭埋锅的柴灶。炊烟袅袅

我知道,人间烟火的诗句是用盐腌制过
在炉膛的风中
化为灰烬。不远处那些拆除多日的城墙
早晚也将风化,一朵日子的悲欢
像蹄边飞过来的雪花在马背上启程
 
简介
原野牧夫(1965—— ),原名张雁,字祖豪,号明清居士,湖南郴州人。21世纪汉诗复兴•新汉诗运动倡导发起人、重要代表诗人,新汉诗理论奠基人。独创二十四行新汉诗诗体,人称“牧夫体”。自诩一个诗歌荒原上的自由牧放者,甘于做孤往独来的诗歌王子。从八岁开始写作,有着数十年的诗龄,却与功利化、权欲化、庸俗化的当下诗坛,始终保持一定距离。迄今写有两千多首诗,其临屏诗作《爱情和麦子一起成熟》被选入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学教材《文学欣赏》及大学语文教程,与《七月流火》同被选入中学语文辅导教材《中学生作文指导》及语文教师工具书、国学研究等,后来又被美国文学院中文部选为2014年IBDP中文A文学课程考试试题并编选入相关中文国际教科书。同时,他著有《新汉诗理论与漫谈》,将意境美、含蓄美、张力美作为新汉诗三大基本审美原则,创立新汉诗理论框架体系,为新汉诗崛起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