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君子美植
春天的桑拿(组诗)


  导读:画家、诗人、诗歌翻译家君子美植(Junzilande ) 作品选。

 
     小 镇

1/
艳丽的花
碎片
季节的坟墓
早餐的鼹鼠
发出尖叫
像是东风的证据
凌厉的
刺骨的

橱窗 面向街道
要审判何人
是爱出风头的
路人
抑或小雨
吻着 吻着路面 
极其时光
饮醉的尘埃

2/
出发点
吹来
餐桌并将它驶入
相似的声音
相似的山谷
与那里相似的
崩溃的空气
与彻底倒塌的人和事

云朵散开
太阳启程
种子穿过
种子 及其必定
逝去的未来
时间君王 却
保存着让死亡
永久发芽发芽的风
02/26/21


     峭 壁

梦里 结尾
看似空白的生活
蟹子仍在往前扒拉光阴
我尝试着
于其中重新做人
我尝试擦拭
自己的气味
与天空

我和盘托出我自己
我完成了
头脑的
起飞
并随即
将身体忘得一干二净

此时 空无一物的天空
仿佛已彻底
清除了
土地
不安情绪的树木
清除了
弥漫飞靶的沟壑
以葡萄内心那
幽闭时间的撞击声与火焰

而那纯正 明亮
光洁 无雨
透明
而确信的天空
同着空气
被治愈的表情与脸
顿时变得清晰和快乐

那光秃天空的峭壁
紧贴着
灵魂蔷薇
胜利的呼吸
而大地
仿佛
已被洗脱的罪名
仍紧抱着自己
危险的器皿
因为那失事未来
已知的结局 已确定了过去
02/25/ 21

 
      必需的唠叨

猛禽爪下的
欲望的
断崖
大峡谷
死亡追赶
不曾懊悔与冥想的猎人

那时或永远
岁月与影子
从未赦免过生活
也未曾为
人们
预备好
传说中金色
河流芳香的葬礼

除去大地上
一切
形式的敌人
除去一切
输掉液体与
灵魂的奴隶的骨头
鱼池的继承人
以及那痛饮
失败智慧的
阐释的牢房与号子

不孕的时光
仿佛
一直在
拆卸着
刀剑的卷轴画
服役或
折磨的思想
堕落的爱情诗
以及
被花朵
伤害的光阴的后裔

尽管在这之前
这一切
曾同样开放着
被困扰
簇拥的
落叶松 及其
坚固与谦卑叶子的短歌
02/23/21


        京都茅草屋

祈祷让
自己微不足道
祈祷让自己
被空气
随时
隐去或擦掉

可自己又
时而不由自主
于仿佛
被葬埋般的
轻视中
惊异闪现于天空
自己衰败又光辉的表情

如永恒
绿光的诗文
已流淌成
岩石 或静止又
欢快的肌肤
倾诉着
被时光
废弃
又兴起的
果实与传说

因为那从未远去的太阳
喷涌的知觉
与细胞
每一秒都在轻抚
你茅草内心疲惫又
干涸的欢腾
也轻抚岁月
落在你
眼里的霜的火焰
02/19/20
 
       
 
        ‪一时‬或永久的罪恶

被无知与
幸福谋杀的诗人
仍在吟唱
众人那
可耻的行为
方向 纸牌
与病情 可怜虫
吝啬鬼 守财奴
以及一切污泥的准则

仍是那些
惴惴不安的诗篇
提示着我们
那反写的
欢乐镜像
追随的
不幸观念
与丰饶的大海

而迎风生长的
茂盛的
消息 情报
那异常翻滚的
大小波浪
却与我们鼻子
和空气
联合吞下的
光阴的泪水与血腥味
经年不曾匹配

因为 那怜悯日子
与白昼的
婚姻
早已被终止
或永久被
弃置于时间仇敌的枯井
02/20/21


       葡萄酒的斑点

1/
雨下
日子依旧
枪放下
安静的呼唤

宁静的夜晚
空气起泡
空气
没有穿鞋
阶梯翻越
篱笆
伤痕
流水的刀剑
还有
所有葡萄
遭践踏的日子
在一起
流动

2/
或许 空气
不认识
弯曲的
膝盖骨 是
所有日子的
污名 与耻辱的印记

传说你奴隶
祖先的化石上
不识字的
斑点
会阻碍
笑声
或命运
你愤怒的马
顿时喘不过气来

因为成功 已
杀死了
许多幸运
或慷慨
时空的坚定部位

因而那长久被腐臭
宠爱的
烟熏的植物
或者已变成
乏味而
傲慢的干尸
或者早已 神经错乱
02/17/21


        扑面而来的沮丧

当春天
黄昏蝎子 谈论我们
黑夜降临
暗淡的心
如巨大的黑色鸟巢
瞬间分娩
分娩出所有
孤独星星的监狱

抑或那伤害的笑容
从魔术的时间里
一不小心
某天
松开了你
与飞燕被绑缚的眼睛

而今晚
摩天大楼
似空中
超级骷髅
一切刺骨冰冷的
心与头颅
似乎丝毫
也没能阻止
爱情奔赴死亡

奔赴落叶
与春雨
亲吻的惩罚
那儿 结局
或往事
仍不吝嘁嘁抽搐
02/16/21


       春天的桑拿

确信自己
好奇心的蜜橘
对上天的心智
香槟喝着
哭泣与
满足的眼睛

一顿饭
渗透了
血液
对月光的全部追击

而今年
阴郁的狂欢节
石棺喜欢上
微笑的
明信片
命令饱和的酱汁

又一个星期六
春天的早晨
就这样
随着死亡的树汁
戏虐地降生
并又一轮
岁月绿色的杀戮
02/12/21
简介
君子美植(Junzilande )画家,诗人,诗歌翻译家。大型文学杂志编辑。已于国内外知名文学刊物,发表出版诗作及诗歌翻译作品若干。已出版个人诗歌专集;同时已于美国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及纽约等地区,举办多场联名、或个人专场抽象及意象风格画展。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