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君子美植
是梦(组诗)


  导读:画家、诗人、诗歌翻译家君子美植(Junzimeizhi 广东广州)诗画作品选。


       叫废墟

1/ 挣扎 加一点耐心
总是滴滴滴滴
歌唱的松林
画眉鸟的
声音的岩石
穿过水的枯草
蝉与
声音的水坑

水传来
房门裂缝的嚎叫与冷笑

孤寂的山
没有雨
也没有干雷
那里孤寂不能坐
不能躺
又不能站立
人的嘴里长满死亡
山岩在沙土里
思索或停留
却无法
从中
畅饮你的道路

2/ 还有快死的现在
与活着的过去
或者
死了的现在
与活着的过去
那儿回响的山岭
与遥远的春雷
宫殿
与监狱
仍在呼号与叫喊
直到悲痛沉寂
在历经所有
丛生的乱石与火炬之后

3/ 风看着
犹太人
与外邦人
漩涡走入时光的
青年与老年
而时光
下沉又升起的尸骨
从海底
荡起一切
浪潮与海鸥的鸣叫

燃烧燃烧燃烧的
迦太基
破裂的天
让虚无连接虚无
因为世间的仇恨
毋需语言
独木舟
狭窄的双膝
举起自己也毁灭自己

4/  南风打起浪头
贝壳划着浆
摇晃的桅杆与
舒展的帆退走潮水
大河的墙上
栖息着殉道者
与渔人
与叮当杯盘
与嘈杂的酒吧
哀鸣的曼陀罗则听见
女王爬过身旁
水的音乐

留声机
抚平孤独
来回踱步的思想
在她脑中
形成
半圆的情人
又在镜中转身
灯灭的楼梯
只发现
道路在摸索
天使最后的恩赐

5/ 那走过的死尸
曾坐在
同一张
表演的床上
或沙发
苦难遭遇过我们所有的人
热情响应虚荣心
或反抗的双手
信心等来的
是预言的皱纹

余晖晾晒危险的窗子
火炉点燃
残余的早点
傍晚从海上带回水手
并大步赶往
黄昏的乳房
皱纹在
所有生命间跳动
马达举起万物脊背与眼睛

6/ 棕色的正午
没有粗暴的歌唱
教堂的春天
首先听到老鼠的脚踢声
与年复一年
阁楼上
丢弃的白骨
而死亡也首先
想到沉船或
寒夜里打湿的新娘

那时格格碰撞的骨头
听见冷风
及其后背
与岸边的夏夜
烟头
与空瓶子
一同陷入
河水冲来的腐叶
10/04/21



        是 梦

1/ 可是没有水
当梦走近你
白昼松开树叶
夜串起金珠
影子跟随小花
钟声与火焰
胸壁穿透风
天明送来
隐约的窗子
而你仿佛只记得
所有人都在涌入这昏沉的夜

2/ 弯曲的人群与
弯曲的午后
叶子无声无息
心酸品尝果实
从遥远感受
亲近
离别
又倾听
祖先的孤寂

又如春雷鸣响
与它作伴的墓穴
离去的朋友
害怕倾谈
与你眼角的火焰
冷漠只看见
晦暗
与你最后一面

而答案多变与多舛
并欺骗了命运
当死亡与人
低语枫树
与秋天的阶梯
你却将右手套入
左手的手套
而人类的步伐开始变凉

3/ 孤单落得你与
上苍的哭泣
变得不知所措
坟墓掘出的落叶
此刻又与你归来的
橘花碎瓣与霜
一同起身

林间万木
与干叶
已沙沙
踏上
死亡的芳香
柔光播撒的落叶
不是秋天
而是秋天消失
水滴孩子颤抖的身躯



4/ 街上一条一条
疲乏的腿
是痛心民族
跌倒的泥腿
它们推动着卑鄙
与耻辱的世界
而其后那
一条条
无力的街飘向空中

雪片的长夜
不停地
踱着小脚
从那条街
到这条街
从黎明直达
另一个黎明
而其中
屈膝的形影
交替降落到每一个子孙

5/ 以后
沉没的船
如同所有从前
旅途匆匆又
踏上新的愉悦的覆没
原地伫立的我们
如相思
被罪恶一再传染

沉思的我们
时而哑然如瘦弱的桥
那一角的昏暗
凄迷又
沉沦
于寥寥
行人的街上
于残酷相思的夜晚

6/ 疯了 废墟在
支撑我们
燕子什么时候
在火里
试炼隐身
塌了的田地
平原与垂钓的岸
又在响应什么
控制邀请来
你的心脏
那快活的浆与帆
重生粉碎了世间的虚无缥缈

7/ 暮色与监狱守着每个人
钥匙在想着什么
想到什么
又听见什么
密封又开启的时空里
记忆的蛛网
找到了
什么讣告
而生存
仅凭这点
能否收回时代
而当勇气奉献
热血又能带给我们什么

8/ 于是静默的丛林
聚集乌云
并与乌云一同
等待树叶
风与闪电
屋脊上
站立的公鸡
伤害不了任何人
那儿万物的枯骨摇来晃去
那儿大地没有窗子
风的教堂空着
那儿四周
都是歌唱对坟茔

那儿坍塌的小草
于月色的
幽暗中
于洞里崩落的山间
唱出暗黑的时钟
其时回忆又敲响
空中倒挂的塔
黑色爬下自己
飞鸣的翅膀
与蝙蝠孩子的脸
乐音耳语般奏出虚空
那乌黑的水晶

8/ 没有城市
没有塔
没有裂开的暮色的昏黄
是什么城市
在山的那一边
人群跌撞的大地
环绕何种
扁平的原野
而无涯
笼罩的
呢喃的母性
却回响在声音的另一高处

谁是另一边的你
女人还是男人
谁知道
大衣的棕色
裹着你
而心里走着
另一人
总有另一人
可道路的前面只看见我和你
10/02/21
简介
君子美植(Junzilande )画家,诗人,诗歌翻译家。大型文学杂志编辑。已于国内外知名文学刊物,发表出版诗作及诗歌翻译作品若干。已出版个人诗歌专集;同时已于美国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及纽约等地区,举办多场联名、或个人专场抽象及意象风格画展。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