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阿毛
诗二十首


  导读:著名诗人阿毛诗歌作品选。


彭浪矶与小孤山

 

我爱他们的峭形与孤立

男权和女权的默默对峙

 

喜江风与波浪的深情沟通

鸥鸟与船只的往来飞鸿

 

世界原本这样

只是我来时,风急浪大

 

彭郎矶的建筑工地

漫漫黄沙

 

一山在手术中

一山无人问候

 

我坐在长青苔的漂流木上

看彭郎和小姑

 

正被时间消蚀天生的

秉性与风姿 

2018年8月26日

 

 

风听见了

 

没说出的,风都听见了

 

他在庆典仪式的背后

保留一张愤世嫉俗的脸

 

极力避开美女经济学

和企业家广告词

 

在坍废的墙面,涂上后现代的指纹

 

有人叼着塑料管子,走上自行车道

背影碰响乡愁

 

悲恸被剪裁,压在史书的背面

 

而我只能反复编拆毛衣

看着收留的猫反复进出巷子

2018年10月29日

 

 

珞珈游

 

要看到

蓝天白云、月亮星星

 

要看到

小鸟风筝、花蝶光影

 

要看到

你看书本和远方的眼神

 

古银杏叶飘满樱花大道

宝通寺的雨下在珞珈山

 

刷手机的学者

无视橱窗里的蓝图

 

我又开始偏头疼了

 

而,手边没有戒尺

也没有止痛药

 

不得己在雨里收拢翅膀

在风中屏住呼吸 

2018年12月17日

 

 

风衣飘着大雪

 

这里木芙蓉迎着太阳开

那里三角梅顺着雨水落

 

我在它们之间

抖着风衣

 

飘几场

朋友圈的大雪

 

天地之间

身体内部

 

黑猫舞着白色的琴键

海水枕着无尽的睡眠

 

小鸟衔着石头飞

遇一群梦游者

 

于旷野

擦亮潮湿的火柴 

2018年12月22日

 

 

这一代的风雪归人

 

冬天的常规装备是

以棉衣配皮靴

 

相反的那一类

冷得抖音

 

把南方低沉的民谣

高歌成西北的摇滚

 

黑白格的坤包

模仿彩色爆破音

 

人潮拥挤的地铁口

刷着微信、投着叮当的镍币

 

为了一年四季穿薄装

她去了南方

 

年关时,在漫天飞雪中

顶着棉被厚的羽绒服回乡

2018年12月10日

 

 

朋友圈的荷马

 

共享单车驶过

建筑物下的安全篷

 

地摊避开城管

和残肢的乞者

 

合作者在餐馆

喝白酒喝红酒

 

美女在私家车上

涂眼影和口红

 

在羊膻味和冰啤沫的街角

走过一位盲人

 

他在媒体人的朋友圈里

享有荷马的街边风景和名声

2019年1月18日

 

 

我的海湾生活

 

太静了,以至于我看见另一个我

注视远处喧嚣的无人机

 

先看过夕阳

再看过海中栈桥的海鸥、海边倒咉的星空

和渐次静声的飞类

 

有必要告慰我

三十岁保鲜的婚姻

 

这里海风巨大天空辽阔

无一人识得我

 

我这一生爱着大美

小情无法羁绊我

2019年11月10日

 

 

救 出

 

晚安,蛙鸣

救出夜的寂静

和睡眠的风

以及半夜里写下的诗

 

救出清毒湿巾和医用口罩

 

你要活着梦到桂冠

梦到我们可以相视而笑

相拥而泣

 

早安,晨星

救出夜间的露水

和梦中的困鸟

 

和这个春天避开的

所有花朵和树木

以及打开又迅速合上的门窗

 

口罩、手消

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

 

救出所有逝去的…… 

2020年5月8日

 

 

例外鸟

 

如果鸟,如果鸟是人

它必定是爱唱爱跳的

那一类人

 

先是一个我,后是两个

再后是一群人

 

而我只是站在窗口

或树梢上张望的人

 

没有为清晨或黄昏

准备动听的歌唱或颂词

 

我只是安静地看你们几眼

然后默默地自己飞

2020年6月5日

 

 

戴口罩的风筝

 

从阳台出发的视线

驾驶帆船,拍摄无人机

 

建筑工地的电钻声

和歌声一起升上来

 

汗流浃背的鸥鸟

汗流浃背的拖土车

 

和水灵灵荔枝树上的

朋友圈

 

对戴着口罩的脸庞

和防护镜的双眼

 

化妆品和深情

是无用的

 

而喊声和哭泣

并不因为无用而停止

 

戴橡胶手套的风筝线

戴面具的风筝

 

依然要越过重重障碍

2020年6月19日

 

 

阿毛的画《晨曲》(30×40,布面丙烯)

 

 

疫中行吟阁

 

以前我常在阳光下捉花影

或者追自己的影子

 

而一月以来

我只能在阳台上发呆

或踩防护网的倒影

 

反复洗手,不断消毒

满怀不安地睡去又醒来

 

今天我下搂

拜访去年的那排紫叶李

 

碎花衣上有泪滴

路过的人都有伤心事

 

诺大的东湖

我只撞见一个令人羡慕的人

 

他不用戴口罩

他还有好酒量和大诗歌

2020年5月17日

 

 

忆童年

 

原谅一个羞怯的回乡者

以旧物填满朋友圈的九宫格

 

我只认得出生地的鸟叫声

画得出它们眼中的近邻与远方

 

水泥地长出的甜石瓜

断墙边长出的野香菜

被惊喜的手

带回柴火灶旁

 

我踮起脚尖

看陶碗里的田野

和水缸里的天空

 

奶奶让我到田埂上

舞穿衣戴帽的稻草人——

我高喊:

“麻雀啊,燕子啊,

过来和我玩!”

 

你们看

我手心里有爆米花

也有握不住的流沙 

2020年9月20日

 

 

露营遇雨归来

 

太阳借着乌云

躲猫猫

 

草鱼没上钩

山水也没画好

暴雨就来了

 

暴雨来了

防雨帐篷在舞蹈

爱尔兰画眉

唱着叶芝的诗一一

“这个世界哭声太多,

你不懂!”

 

雨下满了整个十月

还依然这么肆虐

 

行驶在乡道上的小车

不过在怀念中

模拟国道上的

绿皮火车

 

取下口罩吧!

我要亲吻老去的亲人

和后退的村庄

2020年10月17日

 

 

新冠时期的艺术夜

 

她咳嗽

电火毁了夸西莫多的钟楼

两节与多节转换之间的

混乱节奏与气味

误导了她

 

——这不是你要拜访的巴黎!

——这不是你要写出的诗句!

 

挨过马破伤风针的一周有效期

就可以开始服降压药了

现在按着左太阳穴

网购一本可以止疼的书

——爱或者蜜蜂

 

然后,去露营写生

让星光点亮

变白的头发和长皱纹的脸庞

 

又来了一群野猪

它们是猪爸猪妈猪仔

它们一家拱树

它们不戴口罩不惧怕新冠病毒

 

暗夜的前行路是茫茫的海岸线

 

“写艺术史的诗总是太长

可我的眼睛老花了!”

 

“蚯蚓没有眼睛

也翻过了一段老长城!”

2020年11月20日

 

 

删不掉

 

那些消失了的内容

以条目

空存于删不掉的链接里

像还没有被后工业

推倒的墓碑

 

无奈的诗笔

忽略

露出树桩的水杉林中

表演水上飘的特技

 

搁在荒凉的街道

和微曦的阳台上

泄下的毛毛雨里

 

笔触

追随着漂泊者

沿着废弃的轨道

回到旧床上

如睡在颠簸的火车上

所谓前行

终归是

跟随宅基地旁的汉水

居栖地的长江

去到达欢聚的海洋

 

而垂暮眷恋着年轻

 

一一那时候相爱的人

泡沫之下

也有月亮药片

越来越远的故园

与诗

和不存在的乌托邦

 

恰如

读到书卷最后一页的悲伤与绝望

2021年1月8日

 

 

街道口回忆录

 

仍然有小鸟飞到窗前

 

我起身擦玻璃窗的

雾气

 

不断有风吹叶卷之声

落进不停走着的壁钟

 

确定的早餐时间

鸣响十点

 

还没煮熟的稀饭沸水

熄灭了过期的长寿面

 

“去年此时,你在哪?

做什么?”

 

不知疲倦的时钟

不会回忆它记录过的任何事物

 

但消失的喉咙

会醒来朗读沉默的大众 

2021年1月23日

 

 

冬日公园读诗

 

今天我够着了

天上的白云

亲吻了

消失在去年今日的

爆米花

和棉花糖

 

书里的乌托邦与理想国

在时见鹿的玻璃橱窗里

 

而戴口罩的我经过戴口罩的你

避免碰撞与直视

 

水鸟回到清彻的湖面

替我亲吻了远去的背影

风吹过沉默的屋顶

替我朗读了解放的诗句

 

我看到了也听到了

但我要

提笔去见

将至的暴风雨 

2021年1月24日

 

 

立春的零三路

 

就地过年

但这里还是空旷了

 

艺校的情侣拿着核酸检测报告

回乡见父母

 

京剧院的大门紧闭

空留水袖在电子屏

 

安庆馄饨馆、菜根谭、809公社

也将闭户

 

至于新发现

也鲜有人为迎新年去做新发型

 

拾荒者肩背蛇皮袋

双手滑着手机搜索春天的消息

 

只有日用品超市和便民大药房

迎着进门的寒风  出门的腊梅

 

“36.3,36.5.36.6,……”

 

“妈妈,立春是不是

冰雪将融化,春天就要到了?”

 2021年2月3日

 

 

琼花记

 

菊花避而不谈

自己因空前的紧俏而上涨的身价

 

正如春天

避而不谈雨水过多的原因

 

只有闪电风雷

沿习自我的脾性与天律

 

自以为生生不息者

不过是永恒地球

瞬间的补丁

或装饰

 

东西奔、南北跑

或上蹿下跳

 

都是短暂分子的自我嬉闹

 

这公园有一片树

大花朵围着花朵

成为一个圆面

 

整个春天

他都闭目不看

满树琼花的白

2021年4月10日

 

 

人民广场

 

红旗飘扬的人民广场

 

广场舞、T台、溜冰鞋…

的人民广场

 

通俗、美声、戏曲……

的人民广场

 

一对聋哑人坐在门楼

的人民广场

 

还坐着一对盲人

若干康乃馨与万寿菊

2021年5月23日

 

简介
阿毛,诗人、作家。主要作品有诗集《我的时光俪歌》《变奏》、散文集《影像的火车》《石头的激情》《苹果的法则》、长篇小说《谁带我回家》《在爱中永生》及阿毛作品选四卷本(阿毛诗选《玻璃器皿》、阿毛的诗歌地理《看这里》、阿毛散文选《风在镜中》、阿毛中短篇小说选《女人像波浪》)等。诗歌入选多种文集、年鉴及读本。曾获2007年度诗歌奖、第七届华文青年诗人奖、中国2009年最佳爱情诗奖、2012?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屈原文艺奖、首届武汉市文学艺术奖等。有诗歌被翻译成多种文字。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