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非虚构
今夜我在碓臼石村


  导读:子曰: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因困穷而改节。今人曰:履足行之林,黛玉荷锄兮炒玉焚香,凝视之,柴门久闭。吾石头也!

  我实在太想我的孙子郭石头了。

  是的,我有两个神兽也是警卫,一个叫可可,一个叫棒棒,是母子俩,可可是母亲,棒棒是儿子,有时也争食。可儿子咬母亲是真咬,母亲却从没有真咬过儿子一口,基本上都是在逗它玩儿。

  它俩是我的泰迪犬。

  退休了。人也总爱犯迷糊,喝点酒就易醉。哎,不应该呀。也有曾经的同事老伙计们约我小聚,可总是叮嘱:千万别带你的狗,太……那个了。

  那是狗么?没有养过狗用心对狗的人真的不懂得,某种情况下,那可是比人更懂感情更亲我的伴侣,尤其是在我喝醉迷路时,它们总能带领着我准确无误地回到那个温暖的家而不至于摸错家门。但它娘俩的确都不是人,是两只狗狗!

  人,也有想流浪的时候。咱一识字人,更向往诗和远方。

  老妻如娘,临走时一再交待,外出别麻烦人,退休了,别总爱混吃混喝惹人不待见。嗯,放心吧!好歹咱也是有身份证的人。我保证道。

  实际上,妻不知道老友白景斌已邀我多次了。我定是要去的。

  景斌在雄安接待了我。之后说带你去看看我在建的一个康养小镇吧,那儿景色宜人真的不错,很适合你们退休了的人去玩玩。人大多时候是禁不住诱惑的,便去了。

  但我和景斌约法三章,只在去时搞个接风宴,随后与你的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如不然,我立马走人。弟曰,可。

  康养小镇坐落在井庄镇碓臼石村。一过莲花山,山是个分水岭,山北的水由东西流,山南的水由西向东流。此处往外走就是塞外,这边就是关内

  在康养小镇,遇到一当地人,就攀谈起来。他说道,这地方八0年才通的路。七六年开工,工分加补贴,靠的是小推车。面对北京大都市,胜揽青山碧水秀,步入京都后花园。是惟一通向大西北的通道。这里创造了北京的两个第一,农家饭是俺村第一个发起的。当时的镇党委书记思路特别超前,现在是北京市出版集团副董事长;这第二个第一是提倡垃圾分类,这在九七年前全国都没有这个提议,廖晓义,是当时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倡议人。廖晓义是谁,男的还是女的呢,我没问。

  海子深情的写到——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老妻呀,今夜我在碓臼石村。

  并没有海子的浸骨入髓的痛。甜甜的睡了,一夜无梦。

  有则无,无则有,解梦者,如是说。不过,我今夜真的是睡的香甜。

  只是,将醒时,突然间想到了苏东坡。哎!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