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大赛
我为太仓写首诗|赵之逵《身在太仓》(外二首)


  导读:赵之逵,当代诗人,鲁迅文学院89级高级班学员,玉溪师范学院商学院客座教授。1992年出版第一本个人诗集《流动的光斑》。


有多少机器在轰鸣
就有多少奋斗的声音

躬奔的芦苇
绿遍两岸的小草花
每一个生命,都卯足了劲

长江是一匹激情四射的雪花马
在太仓快意奔驰

欢乐的水,一再
跃起我们猎奇的身影

集装箱在江岸一字排开
像远古至今
不断精进的儒家思想
接纳了
铃兰医疗、米汉纳数控机床
以及更多,享誉海内外的声音

每一家企业
都是一棵扎根的花树
要在长三角,开出最美丽

浏河口,又是一片蓝天白云
容下了叶绿和花红的湿地
高飞着,世上最多的珍鸟稀禽

   
    到太仓看日出

第三声鸡鸣之后
天边有了微光
一瞬间,世界充满层次感

海是一张初醒的床
看得见远处,那欢快的
鱼一样向我们游过来的海浪

鹦鹉螺,珍珠贝
幸福的歌声在太仓奏响

各色人种飘洋过海
接踵走来
浏河镇,那曾经
人烟绝迹的滩涂上
雨后春笋般
拔地而起无数现代化厂房

所有声音都在共鸣
所有花开,朝着东方

这是要飞起来的节奏
海平面,太阳正冉冉升起
火红的光,足以把天下照亮

       
    诗说太仓沙溪古镇

一幅江南水墨丹青
呈现在我们面前
古树老屋,均可圈可点

1300多岁的沙溪古镇
是一个远古时代的名人
有叫文徵明的,也有人称之范仲淹

霓虹灯和流行音乐
挥不去窄巷子的深远
格子门前,我用写诗的手
拎起了沙溪古秤
嘴里,发出浓重的云南乡音

两岸,房与房对望
拱桥把爱情,连成了一个同心的圆

站位居中的拱桥
是亮在牛郎织女之间的灯

从镇头到镇尾,我看见
每一座房子都把头高高翘起
仿佛是古镇人,永不停步的登天愿
简介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