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大赛
我为太仓写首诗|李平《惜别娄江口》(三首)


  导读:李平,诗人、藏书家。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等刊及选本。著有诗集《我一直生活在靠海的地方》《走到鱼鳞塘的尽头》等。


题记:2019年12月12日至15日,由诗刊社、中国诗歌网主办,太仓市文联、太仓市浏河镇人民政府协办,太仓市诗歌学会承办的2019年海洋诗会,笔者有幸参加。
 
 
长江尾
 
坐在江边
已多时,还像未来时想象的样子
晨雾像手中的纸烟
柔和地燃烧,一道曙光意外地
献出纯粹的玫瑰色
 
荻花落下
帆樯升起
江水的絮语由重变轻
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渐渐调低
她的音量
 
粼粼的波光
多么像一张我睡过的水床
失去的关节
那些充满神迹的瞬间
让我意识到自己和长江的存在
在同一个声部
水的隐喻由此展开:
 
如果不是长江
伸出长长的手臂,把我拉进怀里
还会有谁呢?
 
 
刘家港
 
刘家港的气息
进入我的呼吸,便和七下西洋的船队
连在了一起
 
六百年过去了
水带桥边的桑榆依旧
天妃宫里的海棠依旧,江南的丝竹声依旧
青石板的凹痕里
郑和深深的足迹,闪耀至今
 
只是通往出海口的江面
又宽阔了一些
容得下市声霍霍,人文郁郁,馆舍清清
和千顷菽麦因追思
而动容的面影
 
我只是
以一个陪伴者的姿态,来到刘家港
又离开刘家港
等待天黑,把七千里的云和月
带进马鲛鱼的梦呓
 
 
惜别娄江口
 
一种梦幻
如此完整地保存在娄江口
江海交界处,如同遐想者对着河豚
冥想者对着蛏子
 
明亮的水
吸收徘徊的天光和云影
很快变得暗淡,打在挡浪锤上的那一朵
碎在我身上
在忍冬草身边,我还没有学会
像苇茎上的露珠
抖落一滴,又一滴
像梅花那样开放一遍又一遍
 
主宰一切的水
在行之所止的地方
把爱的奥秘,置于万物的生命
为无法挽留的东西
提供隐身之所
当它给予时,自己也变得宽阔
 
我清楚这一点,并因此
感到左右为难
想写一首诗,不漏掉一个水的音符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