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大赛
我为太仓写首诗|《写一首情诗给太仓》(组诗)


  导读:李庆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在《人民日报》《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歌月刊》《十月》《飞天》《西部》《莽原》等发表诗歌900多首;出版有诗集《爱无歧路》《大写的汉字》,诗歌评论集《中学新诗解读》。

《在金仓湖上》
 
风在耕田,云在撒种
白鹭和野鸭是弹评里跳出的音符
在水湄,织锦
 
梅雨扑蝶,枇杷躲闪
集装箱码头灯火通明,紫藤在木窗一侧
等待郑和的船队归来
 
这是一片连绵的土地
这里种植水稻,也种植渔火和星星
崔护、吴健雄、朱屺瞻、张溥,都是珍藏的良种
 
来金仓湖,只有抱着一尾银鱼的愿望
才能深入其中,修炼俗身
才能砥砺湖底的沉船和修葺一新的波浪
 
《小河是沙溪镇的一张状纸》
 
镇子上的女人受了气
一般不会去娘家搬兵
做好了全家的饭菜
挎上洗衣的竹篮,悄悄来到
僻静的沙溪边
 
她们把这条小溪当作一张状纸——
用棒槌在青石板上写
用散开的长发在水面上写
她们相信,总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写到田埂时,必然另起一行
写到码头时
会停下来,望望炊烟的家园
当白云又一朵飘过,慢慢就接受了波峰
和波谷的调解
 
那些写好的诉状不需要鱼传
心直口快的青蛙便可送达
然后,她们扎好长发,露出白净的脸庞
挎着洗净的衣服
也就洗净了所有的敌意和抱怨
 
《记住这星光》
 
记住这星光,这点燃一路街灯的星光
记住这把浏河两岸摇晃出山高水长的星光
记住星光下,鹊鸟们的劳动号子
记住这挖掘光明的银镐
记住我们眼睛里慢慢溢出的泪水
 
这个夜晚,所有的花朵都已睡去
玲珑的星光一下就照出,你异香扑鼻的容颜
心在彼此的怀里抑制不住雀跃
两颗行星围绕着太阳渐渐有了当年的体温
 
黑夜在下沉,我们拉紧星光的衣袖
它会带领我们找到那个青春破笋的季节吗?
摇曳的星光气喘嘘嘘
我们是否也应该成为它强壮的根须
 
记住这星光,记住这星光照耀着的后院
记住后院欲言又止的光晕
今夜,这星光就要在你的睫毛上休息
你轻轻地眨动就会把它点亮
 
责任编辑: 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