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大赛
我为太仓写首诗|《太仓的风吹出幸福的光芒》


  导读:林国鹏,男,出生于1991年。现在在上海宝山漂泊。有作品见《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等刊物,入选《诗刊》社90后大型诗集等选本,多次获奖。

一、
在太仓,我有809.93平方公里的韵律与
北亚热带南部湿润气候的心情。指尖上
铺叙着一片由长江冲积的词汇,其实我很少
启动到颂词。此刻,我的体内地势平坦
在打开一本地方志前,先品尝众多的词语
太仓园林、金仓湖公园、现代农业园、郑和公园……
有微笑的,幸运的,胆怯的。我知道
路上移动的人,被生活运往指定地点
以修炼的步调,一枚从太仓走来的碎石
目的是来归还它丢失的姓氏。我知道
重檐下的浓荫,文字在这里集体失联
月季枝头上开花的名字,深入一篇序曲之中
这宽大的土地,养着数不清的沟壑大词
一帧入境的小桥、流水,挤进语言的缝隙
意外获得了无限的生殖能力
 
二、
 
背到张溥、王世贞、吴伟业、陆世仪
一些语调,早已露出白雾。赴约的词组
带着几分醉意,签下箴言与律条
它们出现在相同的语境中,甘愿充当诗歌的配件
或许你读到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草木
在风中忙着填写简历,它们第一次
向春天毛遂自荐
 
三、
 
从一部《太仓府志》里流出的刘家港
被墨水充满,浪花慢慢放下身体
获取宽阔的意境。水草在鱼塘收拾行李
秋天的风被固定在时光的册页
将黄昏含在口中的刘家港,试图重新解读
郑和下西洋的典故。一只白鸟在湖边画着精确的弧线
它甘愿做一个,生命的追述者
此时,美丽是摸不到的,但它
确实存在着
 
四、
 
打开街景,时光洗净的浏河镇
还在消化着万家灯火,想象力穿过石板路
穿过深不可测的暮色,但从未发声
在浏岛生态园,属太仓派的寂静在不断渗入
正如你在园中,看到的地方:水雾茫茫
正如你手写太仓的诗篇:没有注释
 
五、
 
自西南向东北倾斜的古宅,具体而抽象
太仓这面诗歌的大墙,以宋词为地基
以元曲为栋梁,在时光里潜伏
拥有美的黄金分割率,我知道
草拟的艺术场景俯拾可得,信仰在壁画筑巢
照进阳澄湖、太湖的月光自带水印,谁也无法
轻易地搬运复制
 
六、
 
太仓资产经营集团公司,一个用明月清风喂养的名字
用新田园、新生活、新江南的笔划,勾勒出
一片温暖,暖和着一座城的寂寥
爱与无私,是太仓人的投资方式
此刻,身为一个从太仓归来的游子
我带回的,不仅是一份亲人爱吃的土特产
更是一份幸福与温馨的回报,我知道
把生活过足了,就是生命的利润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