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商泽军
《百年沧桑》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商泽军新作快递。长诗《百年沧桑》发2021年第7期巜作品》。

 

一、一粒种子
 
一粒种子
在历史的寒冬里播下
一粒种子
在历史的胚胎受孕
一群人
在寒夜里寻找星斗
一条船
在历史里划出,慢慢成为
一个图腾
成为一个
民族选择的
最大公约数
 
一滴水,有它的最初
来自山涧的滴露
来自草原的叶茎
来自无数的看似卑微的
地点
如长江丶如黄河
自三江源
自雪山
自牛羊的蹄甲
只是那么不经意的一脉
穿过
山谷、大漠、黄土
从高原梯级而下
奔腾着冲撞着
接纳溪流、湖泊、小河、大河
支流
这些手挽手的水系们
从内心的柔韧,到手中
攥起的骨头
一路摧枯拉朽
一路狂奔高歌
一路呐喊着夺路
一路开阔着向着海洋
 
如果要回溯
从一棵树到一粒种子
从一座山到一粒石子
如果要回溯
从九千万到二十几个人
从千帆竞发
到一只木船
如果要回溯
从和平到血到火
从笑脸到悲苦的骨头
100年,我们值得回溯
从1921的7月
到2021的7月
这百年的历程
这百年的沧桑,我们
用怎样的词语来描摹?
用怎样的嗓音来歌赞?
 
  二、火把
 
这暗夜的火把
是从哪来的?
在无边的黑暗里
在无边的莽野里
一个暗夜踏着露水
踏着霜雪的夜行者
他拆下了肋骨
接着有一个人跟着
再一个跟着
他们拆下肋骨
组成了火把的队伍
一粒火苗
是十分微弱的
千百的火苗
能把寒冬的原野烤热
那火把
一个个燃起来了
绚丽的火把
桃红的火把
洒金的火把
跳动着希望的火把
在暗夜
在寒冬
把无边的黑暗烧出一个洞
那洞里就充满了
希望的火光
那火把映着人的脸
那脸上
也像涂上了坚定
这火把的队列是会传染的
先是一人
然后百人
千人、亿万斯人
这是会发光的队伍
这是火把的溪流
这是火把的江河
从人们对拆下肋骨的不解
对拆下肋骨评价为傻子
到呼喊着:
我也要火把
我也是火把
给我火把
这火把的队伍
是驱赶黑暗的队伍
这火把的队伍
是对接黎明的队伍
这火把的队伍
有血一样的赤诚
这火把的队伍
有血一样的热烈
 
火把到哪里
血就到哪里
热诚就到哪里
光明就到哪里
 
三、梦想
 
没有剥削,把压迫赶走
这是一个要求平等
重建世界的队伍
起初,人们看作是乌托邦
是大地的梦想
像梦中人的胡话
但没人能预测
这大地的梦想
这人间的天堂
最终能矗立在大地之上
 
这最初的蓝图
这像梦呓一样的幻想
从陈独秀的脑海里
从李大钊的脑海里
从毛泽东的脑海里迸出
这些书生的议论
当初有多少人怀疑
有多少人嗤笑?
这梦想在《新青年》里
在《湘江评论》里
在那些课堂的板书中
在安源的煤井里
也在农家的田埂里
在一个压榨人的世界
平等是多么的重要
人,生而平等
但活着
却分了三六九等
这些书生
这些呐喊的书生
大声呐喊:
这不公平
把火把举起来
赶走不公
还世界一个公正!
 
四、船上
 
哦,一条船,
从1921年驶出
在暴风雨中
船长和船夫,同舟共度
他们的航程,就是壮阔的大海
他们的使命
就是在海上给死以生
这船渡过一个个险滩
一处处关碍
但每一次的考验
他们都听到了遥远的钟声
和远方鲜花的召唤
于是,那些血
在一次飞腾,飞涌
这船驶过1927,1934,1937,1945
每一个时间的节点
都是惊涛骇浪
每一个时间的节点过后
都有丰厚的报偿。
这是一只航行在夜里的船
船长和船夫们
内心坚定
他们知道前面的火光
 

火光在前
那就像眼睛的瞩望
给了他们勇敢
听听那钟声
敲呀敲呀
听听那号角
呜呜地吹响
看看那旌旗
正猎猎飘扬
船长和船夫,一起欢呼
他们看到了远方
那无边的鲜花的海洋
 
五、雨中
 
无边无穷
那磅礴的血雨
那是石头的雨、箭镞组成
那是刺刀的雨、枷锁的雨
在这雨中,我们看到了写
《最后的话》的瞿秋白
清贫中国的方志敏
板仓的杨开慧
看到了独秀的两个儿子
我们看到了湘江突围的血
看到了雪山的血
看到了渣滓洞的刑具
看到了刑场上的婚礼
“骨头是我的
头颅是你们的
拿去”
“骨头是我的
头颅是你们的
拿去”
这是在血雨中趟过的信仰
这是在血雨中趟过的头颅
他们走在血雨里
擎着自己的信仰
把信仰举起
把主义举起
这血雨中穿行的队伍在扩大
一个跟着一个
一个接着一个
每个人的脸上
都写着凝重
也写着不屈
这血照亮了他们
把他们变得像雕像
如青铜那么庄严
即使这青铜的头颅
在血雨里流着血
即使这青铜的脚踝
在血雨里流着血
他们依然鼓荡着他们的胸膛
他们要用他们的血
照亮这片土地
找到他们的血
灌溉一遍这土地
直到这土地苏醒
他们的血
也照见卑鄙
也照见退却和颓唐
落伍与背叛
血雨就是最好的淘汰
血雨
照出了懦弱的脊梁
照出畏缩的腿骨
在血雨的遴选中
每人都做出了选择
有的选择烈士
有的选择背叛
有的选择用自己的头颅撞向
压迫不义与丑陋
有的选择了做了犹大
为了几个金币
出卖自己的灵魂
 
 六、 山的脊柱
 
这群人
书生的基因
又加了斧头的铁
又加了锄头的泥性
他们呼啸着上山了
从井岗,到到大别山
到巴山,到湘西的山
从脚下的山 
到额头的山
从万木葱茏
到白雪皑皑
在山上游击、伏击、阻击、狙击、攻击、反击、射击、
 
拳击、追击、、还击、炮击、夹击、截击、进击、
 
合击、抨击、雷击、痛击、枪击、出击、目击
最后致命一击
那时,山上,山下,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到了后来,无论张辉瓒刘辉瓒王辉瓒
都统统在山下被歼
这群人
有了山的加入
这群人
也有了山的性格
这山,有了人的加入
这山,也有了人的性格
这群人,以山为讲台
向着世界和劳苦的大众演说
这山也举起了拳头
在台下喊出:我要起来!
 
这是石头的语言
这样的语言高亢激昂
这是石头的语言
这语言撞击旧的世界
就像铁砧一样
山的语言
是钢的语言
是耸起的脊柱的语言
这群人,领着山站立
这群山,和人耸立
 
七、水的壮阔
 
起于一湖水
最终波澜
最终浩荡
为有源头活水来
南湖的水
这是移动的水
这是河流
也是大江
它有远古历史的使命
它流着和血管里的血
一样的旋律
这也是人的河流
正义的河流
 
这是和江海一样壮阔的灵魂的集合体
我们知道
它收纳过湘江
也接通过乌江
这灵魂的河流,也曾在大渡河驻足
历史差点在此转弯
这水的壮阔
从南方的珠江、扬子江到北方的黄河
淮河
再到松花江
这水的集合体
让这片土地得到滋养
 
这里,种子发芽
这里,成长起新美的图画
在有水的地方
高楼在成长
高速路盘旋
一列列的高铁在把追赶歌唱
 
在百年的历程中
多少人在夜深醒来
谛听着河流的拍击
多少人在听懂了河流
不再彷徨
 
这河流,这水的集合
说着什么?
 
人们听懂了这水流的秘密
那就是勇往直前
流向大海的方向
流成历史镌刻的诗行
 
八、 时间的重量
 
什么是百年的沧桑?
那是时间的重量
从出生的上海算起
那是时间的
第一缕曙光
什么是百年的沧桑
我们看一看
南昌城头枪栓上的星光
井冈黄洋界花朵春天的花香
我们经过秋季的雪山
那是冬天的叠加
和残酷的回光
什么是时间的重量
四一二的屠杀
反围剿的失败
长征路上的围追堵截
那些吃到胃袋里的草与皮带
那些哭声
那些白骨
这些都为时间增加了分量
这重量
也使这群人的使命
增添了重量
打击他们的力量
就是他们获得的力量
我们说,时间是新生
时间是死亡
时间是一把锋利刀刃
把一切都刻在时间上
比如:忠诚、背叛、逃逸
比如:热血、赤诚、胆量
时间使弱小的只有几十个人
的这群人
成了天下的第一大的党
时间剔去了污秽
时间也保留了昂扬
你想触摸
这百年的时间
可以去上海的一大会场
广州的农民讲习所
还有八百里的魏巍的井冈
去遵义
去陕北的窑洞
还可以去北京
去亲手触摸一下纪念碑
那上面的雕像
可以去小岗村
去深圳,去浦东
去港珠澳大桥,在那上面听听
伶仃洋的海浪
 

时间啊
可以把旧的王朝埋葬
时间,可以把新生的共和国
推出一轮朝阳
 
时间,是什么?
时间是百年一瞬
斗争的步伐,永远在路上
什么是时间
时间,就是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百年,就是历史长河的
一点闪光……
 
 
九、回望
 
站在百年的时间节点
回望历史的沧桑
历史在这里停留
我们
怎能不把历史打量
这是一个高歌的时代
但回望,却仍记得
当初的稚嫩,初心的精诚
刚刚起步的踉跄
百年,我们回望昨天的足迹
但我们看到
百年的足迹
早已成了永恒
成了丰碑
矗立在历史的记忆之上
历史的纪念碑
不是花岗岩的骨骼
是灵魂的立方
它和人民亲近
它是站立的河流、山冈
也是耸起的脊梁
百年的沧桑
是历史,在新的时间点
刚刚重新开始的起航

简介
商泽军,山东莘县人。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驻会副理事长。曾在《当代》《十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作家》《诗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星星》《诗潮》《杨子江》等报刊发表作品;代表作有《诗人毛泽东》《保卫生命》《奥运中国》《国殇》《飞翔的中国》《我说的和平》等。出版诗集20余部,曾获“五个一”工程奖、《人民文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首届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华人华侨文学奖等。曾参加诗刊15届青春诗会、全国青创会、全国作家代表大会。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