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商震
商震诗10首:白雪落下来和我的骨头一个颜色


  导读:白雪落下来和我的骨头一个颜色

心有雄狮

 

在陕北以北的草地

经历了一场大风

 

风是狂躁的

起初是一小股贴着地皮

后来是四面八方

 

地面上的风

尾部都向上挑

试图勾引天上的风

垂直向下吹

 

草被吹乱

像雄狮披散的鬃毛

一朵瘦小的野菊花

弯下腰躲进草丛里

我也闭上了眼睛

 

风在制造强大的噪音

试图要把花草吓死

风常幻想自己有很大的能力

我站在一旁窃喜

这混杂的噪音

恰好可以藏住雄狮的吼声

 

 

角力

 

月亮飘向远方

乌云与夜媾和

我的全身被涂满黑色

天地间不再有路

也没有方向

 

黑夜有巨大的胃

我的思绪是一块石头

在夜里只有重量

没有形状

 

对付黑夜

要用一个清白的我加一个黑色的我

一颗善良的人心和一颗野兽的贪心

 

当黑风吹灭所有的词语

我心底藏着的阴暗

正在上升

并且比夜还黑

 

 

秋日观荷

 

一阵带刀的风

猎杀了所有的花朵

 

荷叶垂首

立着一个个昏黄的傍晚

 

荷花落进池塘

像一群待飞的蝙蝠

 

荷的枝干还继续挺着

是油将尽时坚持燃烧的灯捻

 

春华秋实都是梦

花朵仅是梦的替身

 

花期过后

就是长长的黑夜与落雪

 

绿色和芬芳是瞬间的

世界的本色是不能媾和的黑与白

 

 

中秋夜

 

今夜有大风

思绪里摇曳着芦花

肉体里装满烈性的酒

 

今夜的风都值得信任

云已经与风媾和

那些落地的枯叶

不再引发猜疑

 

月亮是一团火

今夜看月的人

身上会噼啪作响

 

 

夜深独酌

 

在我的对面,为你放了一个酒杯

我每喝一口,都要

与你的空杯碰一下

听到“当”的一响

我的心就安稳一瞬

响声里有你的朗笑、躲闪和哀叹

一杯一杯一声一声

 

我只想痛快地喝醉

不是要把所有的酒喝干

醉了,就敢放心大胆地朗诵:

“东风不与周郎便”

东风不唱蝶恋花——

 

 

风雪中的兰

 

窗外下着雪

我在案头画兰花

画在纸上

纸就退回到树上去

画到水上

水就退回到山涧里

画到酒杯上

酒就退回到粮食中

我想

要是画在我身上

我会退回到汉代还是唐朝

 

我想画到太阳上月亮上

让兰花随时都在我头顶

还想画在空气中

可一抬手

雪就落满我的头顶

最后,只能画在我的骨头上

我退回到我

 

 

假牙(一)

 

十年前为啃一块骨头

我的一颗门牙蹦掉了

好多年我也没去补

我有足够的自信

暴露自己的缺陷

 

后来这个空着的位置

让满口的牙都不舒服

重要的是

许多风

找到了蹿进我体内的机会

 

我终于去补牙了

就是装个假牙

身上有个假东西

总像在真人面前说假话

可朋友们看了都说很好

我心里清楚

不是假牙好

是假东西占到了好位置

 

 

韩作荣68岁了

 

今天是你68周岁生日

我摆了一桌盛大的宴席

请来了月亮星星和风

 

酒还是我们常喝的那种

菜就不准备了

再热的菜送到你那里也会冷

两个酒杯两包烟

你喝一杯酒我喝三杯

你少喝,你有糖尿病

烟你可以多抽

你抽了烟说话时就绘声绘色

今晚,你使劲抽尽情说

 

月亮是给我们照明的

星星是替我落泪的

风替我哭

 

 

倒叙

 

白雪落下来和我的骨头一个颜色

骨头和麻醉我的酒一个颜色

酒和我委屈的泪一个颜色

泪和生活一个颜色

 

 

一次在广阔草原上的研讨会

 

鲜艳的帐篷在草地上支起

是一个密闭的笼子

远看像一朵突然绽放的花

 

一群理论家走进帐篷

一群飞鸟也落在周边

 

理论家为一个创作技法争论

鸟的鸣叫一直是会议的背景

理论家面红耳赤时

鸟的叫声也陡然提高

 

理论家突然停止争吵

静静地倾听鸟儿们

随意挥霍天籁之音

 

简介
商震:1960年4月生于辽宁省营口市。出版诗集、散文随笔集多部。现退休,居北京。
责任编辑: 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