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商震
这个人,半张脸就够了


  导读:商震,1960年4月生于辽宁省营口市。职业编辑。曾任《人民文学》副主编,2012年开始主持《诗刊》社工作至今。已出版诗集《大漠孤烟》《无序排队》《半张脸》及随笔集《三余堂散记》等。

 

心有雄狮

 

在陕北以北的草地

经历了一场大风

 

风是狂躁的

起初是一小股贴着地皮

后来是四面八方

 

地面上的风

尾部都向上挑

试图勾引天上的风

垂直向下吹

 

草被吹乱

像雄狮披散的鬃毛

一朵瘦小的野菊花

弯下腰躲进草丛里

我也闭上了眼睛

 

风在制造强大的噪音

试图要把花草吓死

风常幻想自己有很大的能力

我站在一旁窃喜

这混杂的噪音

恰好可以藏住雄狮的吼声

 

 

半张脸

 

一个朋友给我照相

只有半张脸

另半张隐在一堵墙的后面

起初我认为他相机的镜头只有一半

或者他只睁开半只眼睛

后来才知道

他只看清了我一半

 

从此我开始使用这半张脸

在办公室半张脸藏心底下

读历史半张脸挂房梁上

看当下事半张脸塞裤裆里

喝酒说大话半张脸晒干了碾成粉末撒空气中

谈爱论恨半张脸埋坟墓里

半张脸照镜子

半张脸坐马桶上

 

就用半张脸

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00

 

秋日观荷

 

一阵带刀的风

猎杀了所有的花朵

 

荷叶垂首

立着一个个昏黄的傍晚

 

荷花落进池塘

像一群待飞的蝙蝠

 

荷的枝干还继续挺着

是油将尽时坚持燃烧的灯捻

 

春华秋实都是梦

花朵仅是梦的替身

 

花期过后

就是长长的黑夜与落雪

 

绿色和芬芳是瞬间的

世界的本色是不能媾和的黑与白

 

 

中秋夜

 

今夜有大风

思绪里摇曳着芦花

肉体里装满烈性的酒

 

今夜的风都值得信任

云已经与风媾和

那些落地的枯叶

不再引发猜疑

 

月亮是一团火

今夜看月的人

身上会噼啪作响

 

20160716093758

商震诗集《半张脸》,中国青年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一个人的夜

 

一个人时

不适合惆怅

不适合听窗外的风抽泣

不适合自己与自己吵架

不适合想酒

 

心里装着的麻线团让它乱着

泪水走到眼眶边让它停下

勒进肉里的纤绳继续让它勒着

一句骂人的脏话要压在舌头底下

 

一个人的夜晚

是一朵春天的花

开在寒冬里

 

 

夜风

 

一阵比一阵冷

像骂人的话一句比一句脏

 

风吹动枯干的树枝

发出虚张声势的啸叫

风打在墙上

像一群蹬着云梯企图攻城的士兵

更多的时候

风不知吹进了哪里

发出乌鸦的悲鸣

 

后来又一阵风过来

像一列坦克车队

轰轰隆隆地一次性走过

再后来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哦,风猎杀了风

像脏话消灭了脏话

 

01

 

风雪中的兰

 

窗外下着雪

我在案头画兰花

画在纸上

纸就退回到树上去

画到水上

水就退回到山涧里

画到酒杯上

酒就退回到粮食中

我想

要是画在我身上

我会退回到汉代还是唐朝

 

我想画到太阳上月亮上

让兰花随时都在我头顶

还想画在空气中

可一抬手

雪就落满我的头顶

最后,只能画在我的骨头上

我退回到我

 

 

丙申春雨

 

傍晚时

才知道天在下雨

这是新春第一场雨

我赶紧跑到院子里

让雨点儿落到我的头上身上

再深深吸一口气

以此来证明

我也活在春天里

 

闷了一个冬天

身体过度失水

夜里梦着的都是木乃伊

大地也裸露着灰头土脸

那些已经痴呆的树木

还在耐心地装睡

 

这场雨来了

我的身体湿润了

大地和树木也一定恢复了信心

拉拉韧带活动活动筋骨

准备和春天大闹一场

 

02

 

小女儿回国

 

飞机落地了

我的心恢复到正常位置

然后就盯着出口处

 

看到每一个走出来的人

都想走过去

一个一个地问

你看到我小女儿了吗

你看到我小女儿了吗

直至问到小女儿本人

 

 

倒叙

 

白雪落下来和我的骨头一个颜色

骨头和麻醉我的酒一个颜色

酒和我委屈的泪一个颜色

泪和生活一个颜色

 

03

 

爸爸

 

您去世二十年了

爸爸这个词在我嘴里很陌生

每当女儿喊我一声“爸爸”

我都在心里喊一次您

 

 

一次在广阔草原上的研讨会

 

鲜艳的帐篷在草地上支起

是一个密闭的笼子

远看像一朵突然绽放的花

 

一群理论家走进帐篷

一群飞鸟也落在周边

 

理论家为一个创作技法争论

鸟的鸣叫一直是会议的背景

理论家面红耳赤时

鸟的叫声也陡然提高

 

理论家突然停止争吵

静静地倾听鸟儿们

随意挥霍天籁之音

简介
商震:1960年4月生于辽宁省营口市。出版诗集、散文随笔集多部。现退休,居北京。
责任编辑: 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