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商震
石头的每一条皱纹里都住着风(28首)


  导读:诗人商震诗歌作品选。


《那块石头》

浑身长满皱纹
它不是老了
是屈服
是承认风
一定会摧毁石头

风吹一次
它就弯一次腰
低一次头
风每天给它整容
也一点一点侵蚀它的内心
我确信
最终它会溶解在风里

我再不敢想
当年它坚硬清冽
让所有的风
绕着它走的场景

现在
它每一条皱纹
都住着风
每一缕柔和的风里
都带着杀机

《白马人》

岷山顶上有雪
有不能溶解的白
山下是白马人的村庄

白马人爱笑
对太阳月亮都笑
笑着唱歌笑着喝酒
笑声比白水江还汹涌

我在白马人的村里
住了一夜
才知道他们
习惯用笑来镇压苦难
笑声镇不住的部分
就放到岷山顶上
让不融化的雪
再多一层冰

《亮马河》

亮马河的水已近枯竭
细细弯弯的像一条蚯蚓
河道里荒草杂生
几对情侣搂抱着低语
一伙年轻人喝着啤酒说粗话

一个盲人手持竹竿探索着前行
他从人群旁边走过
缓慢、忧郁如亮马河的流水

《静 场》

月亮在黑漆漆的天幕上
像热气腾腾的馒头
夜风是一群狗
在树上啃骨头

白天的荒言芜语停歇了
像炮火停歇后的战场
短暂的窃喜漫过战争的紧张

安静的环境里
所有的生物都是亲人
包括狗
和那些没有血肉的骨头

《一个夜晚的两次微笑》

像一根枯枝从树干脱落
我倒在地上
醒来时
躺在地上
开始是害怕
爬起来就笑了
刚才我已经死了
现在是重生

医生说
我还会死
我又笑了
我心里住着许多死去的人
他们一直是我活着的方向

《接 受》

我住的宾馆房间
直对着大海

把窗户打开
海的各种声音就涌了进来

我一边看浪与浪之间的击打
一边听风在为浪的自戕助阵

我是来海边休息几天的
却发现海比人类还能闹腾

海不是针对我来闹腾的
我也可以关闭窗户
让喧闹的声音变小
但我一直开着窗户
开心地认为
事不关己的闹腾
都是舞台上的表演

我悠闲地看着海浪翻滚
听着风的啸叫
并愉快地接受风浪
对我的各种打扰

《刀剑冢》

找一处荒山野岭
挖坑
挖到三米深后
再挖几锹
把心里的刀剑放坑里
填埋
地面留下一个比面包大的
坟冢

我向坟冢行告别礼
从此
任何一缕风
都可以是我的情人

《痛苦是独立的》

两个痛苦的人
相约喝酒
碰杯时
耳朵里只有
自己酒杯的声音
他们喝各自的哀叹
看各自的星星
骂各自的人

他们话不投机
酒照喝
喝醉后分头倒下
两只空酒杯
绝不互相安慰

《夜读布考斯基》

我在台灯下看书
台灯的光
只比篮球大一圈
光里仅能放一本书
和我的眼睛

这是一本布考斯基的诗集
满纸细碎的生活
和美国人对现实的态度
文字在我眼里很明亮
灯光依然是个不滚动的球
球体之外
就是黑黢黢的悬崖



《锯木头》


一整夜我都在锯木头
气喘吁吁的锯
一把笨拙的铁锯
一根粗壮却失去水分的木头
木头并没有被锯断
我就醒了
满身大汗

我拍着脑袋想
这根木头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锯断它
是我走过的路
趟过的河
爱过的人
还是用过的词

如果是这些
我还要回到梦里
继续锯

《捞月亮》

河里有一枚月亮
跳动着
是个调皮的孩子
我在河边陪着月亮玩儿
伸手想把月亮捞起来

这是李白没捞起来的月亮
很多人都没捞起来的月亮
我要捞
捞不起来的捞

月亮里有酒
有很多喝酒的诗人
河里的月亮
是酒醉后摇摇晃晃的李白

李白没捞起月亮
是一生没找到自己
很多人很多人还有我
都在自己和自己之间晃荡

哦,大风吹不走的月亮
流水冲不去的月亮
漂在水上的月亮
住在诗人梦里的月亮

月亮是块魔镜
是一片汪洋
是诗人的最后一首诗
最终会引诱诗人
跳进水里

《岁末来到桃花潭》

一片桃花没有
这里也是桃花潭
寒风吹过来
一排排树
是没捆扎好的栅栏
一条水像冬眠的蛇

我看着这潭水
像看着自己的眼睛
偶尔泛起的水花
也没有桃花的样子

我在桃花潭边
盘桓了几圈
这些栅栏我认识
就是想不起
是否真的见过桃花

《黄 昏》

晚饭后散步
秋风不断掀起我的衣襟
好像要检查我吃下了什么食物
夕阳已经落在肩头
我就扛着
这颗没有热量的火球
一路走一路看匆匆的人群
几只蝙蝠在头上飞来飞去
我吃得太饱
看不到它们的饥饿
一些枯草还在顽强地站着
野花的尸体被风吹过来翻过去
像在地狱里受刑

几千年的黄昏都是这样
几千年的我
所看到的也都一样 

《跑》

一只野猫在雪地里跑
顶着风
像与仇家去决斗
天上的雪落到它身上
迅速地滑落
雪地上是老虎的爪印

它偶尔在雪地上
站一会儿
望天的眼神
比寒风凛冽
有时猛地叫一声
栖居在树上的雪
会颤抖着落下

这只猫
迎着风跑
风的尽头
不会有食物和配偶
它也不会找到寒冷的源头

它一直在跑
是挺着刺刀的战士
不畏惧风雪会把它淹没
它好像要找到春天的门环


顶着深冬的风雪
倔强的性格
是野猫自己的大道

《飞起来的石头》

在一条大河的岸上
我捡起一块小石头
抛向空中
石头有了挣脱地球引力的欢快
飞得比鸟还要倔强

后来落到水里
如果它能变成鱼
就可以抛弃装满废气的肺
用鳃与水交流
即使依然是石头
也应该是找到了
等待玉化的自由

一块飞到水里的石头
我的一个恶作剧
却从我的眼睛
飞到了我的心里

《驻 足》

松花江凝固了
水有了居所
冰很白雪很白
雪落到冰上更白

我站在冰上见风流泪
见雪也流泪
泪水正与雪比白
与我童年在松花江边
玩耍的时光比白

水并不都是用来流动的
冰让水暂停
像老人在驻足童年
江面的风是刀
正剥去我身上成年的杂念

冰会化成水
我已走向老年
但不会影响我心底
藏着透明的水

《一夜狂风》

这些隐身的家伙
一队一队的急行军
把人间作为撒野的乐园
月亮吓得躲到云后
百姓的灯光都被吹灭
漆黑的夜里
只听到漆黑的叫声

我伏在窗前
看到空旷的公路
和东倒西歪的树
翻滚的草
还有飞扬的垃圾

这不可一世的风
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张狂

《雪的提醒》

落雪的时候
不要开灯
所有的光都有噪音

雪落无声
听到的声音
都是记忆的回响

一片一片落下来的雪
是我的童年
也是我的故乡

哪里有雪
哪里就是我的童年
哪里有雪
哪里就是我的故乡

我在变老
雪永远年轻
雪落在民谣里
“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我站在民谣里
不知是身上白
还是身上肿

突然有人提醒我
这是北京的雪
不会有我的童年和故乡
一片雪“啪”地
打在我的脸上



《荡秋千》

我的生活
一直像在吊床上
吊床的一端系着太阳
另一端拴着月亮
日升月落
月升日落
我就被日月
没完没了地忽悠着
更多的时候
是被日月反复地推搡
让我的生活
像荡秋千

《夜读布考斯基》

我在台灯下看书
台灯的光
只比篮球大一圈
光里仅能放一本书
和我的眼睛

这是一本布考斯基的诗集
满纸细碎的生活
和美国人对现实的态度
文字在我眼里很明亮
灯光依然是个不滚动的球
球体之外
就是黑黢黢的悬崖

《出 差》

又要出差
去我不想去的地方
这些年我一直在出差
用笑脸掩盖委屈

带着任务出行是苦役
无论去的地方是哪
也无论那里
山有多奇水有多秀花有多香

好风景是好自在
是身边有无需打哑谜的同伴

我的旅行包里
经常装有一本书
用来抵消不想做的差事
或者安慰自己
只是换个地方读书

若一日能主动出行
一定不带书
只带着风月和风情

《害 病》

天气预报说
今夜有雪

我每隔一小时
就趴在窗户上看一次
直到天亮
也没看到雪

究竟是天气预报在撒谎
还是苍天有病了
害得我由不断张望
到夜夜相思

《游 荡》

午夜
在小区里闲散地走
寒冷让黑夜多了些诡秘
我穿着庄重目不斜视
两只求欢的猫
根本不看我
只有风一直紧跟着我
我旁若无风

我希望风
认定我只是优雅地游荡
而不是在侦探
夜的秘密

《乌篷船》

船身的黑色
是变暗的岁月
吱扭吱扭的桨声
也在把时间变慢
我坐在船舱里
努力地享受
这又暗又慢的世界

这是当下最慢的交通工具
通过一个桥洞
像穿过一个很长的隧道
水的波纹
也懒洋洋地荡开

这些都是很真实的场景
而我依然觉得不真实
现在所有的事物都在加速度
慢就变成了不可靠

《白玫瑰》

几片雪花
落在枯草上
一个摄影师把它拍成了
一枝白玫瑰

我认为
这就是玫瑰
喜欢玫瑰的人
都相信爱情
而爱情本来就是雪做的

雪该降落时就降落
该洁白时就洁白
寒冷时会刺穿骨头
融化时就一地污泥浊水

摄影家的这张照片
一直放在我的案头
偶尔看几眼
身上就一阵一阵地冷

《有 瘾》

会议进行两个小时了
我想抽支烟
我掏一支烟放嘴里
没点燃
会场上的人齐刷刷看着我
直至发现烟并没有点火

会议继续进行
我手里攥着打火机
始终有把火点燃的欲望

《巧 遇》

傍晚,我与一只老鼠
相遇在不宽不窄的胡同
老鼠看着我
我看着老鼠
我们都在惊悚
都在做着转身就跑的准备

《辨 认》

我闲散地在街边走
一只流浪狗与我迎面而来
我们停住脚步四目相对
像两个失散多年的朋友
仔细地互相辨认
一辆汽车从我们身旁走过
也没影响我们对视的眼神

我们互相看累了
又各走各的路
简介
商震:1960年4月生于辽宁省营口市。出版诗集、散文随笔集多部。现退休,居北京。
责任编辑: 西江月